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澳门新濠影文学 > 正文

第十一章,塔罗Smart的十八准绳

时间:2019-10-23 11:45来源:澳门新濠影文学
侍机逃跑“哈哈!早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看着李又喻一步一步地朝着台上走去,我非常高兴,估计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期待,真的好期待啊!还记得李又喻第一次被我强迫唱歌是

侍机逃跑“哈哈!早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看着李又喻一步一步地朝着台上走去,我非常高兴,估计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期待,真的好期待啊!还记得李又喻第一次被我强迫唱歌是在两年前,在学校的主席台上,那时候校长刚讲完话,我发短信给李又喻说:“要是你真的喜欢我,就大步走上台去,抢走校长手上的麦克风,为我演唱一首歌!”谁知李又喻真的走上台,当着全校老师、学生的面,一把抢走校长手上的麦克风,然后大声地对着底下一万多名老师、学生说:“下面我要为李雪娜同学演唱一首歌,并且告诉她,我真的很喜欢她,希望能做她的男朋友!”顿时,所有人都傻眼了(估计那时候,他们都被李又喻大胆的举动给吓蒙了吧)。居然没一个上去把他拉下台!无数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又喻,等待着他为我演唱一首歌,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正当李又喻张开嘴巴,刚要开唱的一刹那,学校发生了一场暴动!听过李又喻唱歌的同学,无论男女,异口同声地大喊:“上去揍他,上去揍他!”书包、易拉罐、鞋子、臭袜子、石头,反正手上能拿起的东西全都拿了起来,朝着李又喻扔去,要不是保安、老师及时维持秩序的话,恐怕李又喻早就被那些东西活埋了!正当我在回忆中傻笑的时候,李又喻已经大步走上台,拿着麦克风对着所有人大喊:“麻烦大家安静一下!”呜呼!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那么有号召力,下面的人居然都安静了!“下面由我李又喻为我最可爱的女王李雪娜演唱一首歌!”当李又喻把话说完,用手指着远处企图看笑话的我时,全场所有的人一致望向我,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李又喻扯着嗓子高声大唱,那些群众误会,把我和他一起“教训”一顿。冷静!李雪娜啊,李雪娜!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殿下啊!你什么场面没见过,居然还害怕那些人扔鞋子、酒瓶子砸你不成吗?“唱吧!唱吧!”我祈祷着李又喻快点唱歌,只要他的歌声一响,我就立刻借着混乱,溜出酒吧!我李雪娜千金贵体,怎么能被你连累了呢?音乐响起,李又喻还真以为自己是歌星,居然跟着音乐的节奏,开始摇动起来。接着台下的观众也跟着李又喻晃了起来,但此时此刻,我可绝对不能留下来欣赏,经过李又喻那么一说,我肯定看不了李又喻的笑话了。想到这里,我急忙站起身子,拿上我的衣服,穿过人群,直奔大门而去!被韩海盼逮住左转,右绕,正要按住电梯按钮,一个我最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我面前!“韩海盼!韩海盼!”眼睛直盯着已经抓住我胳膊的那双大手,然后抬起头,看着那张被长长的头发遮盖住的脸和那双冰冷的眼睛!“你怎么在这儿?”“我!我!我……”看着韩海盼揪住我胳膊的那只手:“你在这儿,怎么不允许我在这儿啊?”哼!霸道的家伙,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这酒吧是我家开的,我过来玩难道不可以吗?”什么?他说什么?酒吧是他家的?狂晕!整个人都倒地!真不知道这家伙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居然能开这样的酒吧!“还不快说,你怎么在这儿?”“我是过来玩的!”说着掰开韩海盼的手,朝着电梯狂奔而去,哼!我才不想让韩海盼知道我是和李又喻一起来的,否则他们俩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情来。前脚刚进电梯,韩海盼居然后脚也跟着追上来了,几乎和我同一时间挤进了电梯。“你是不是和李又喻一起来的?”“你怎么知道?”天啊!难道他是活神仙,居然连我和谁一起来的都知道,这家伙未免管的太宽了吧!怪不得那些女生都把他甩了,大概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李雪娜女王外,没人能忍受得了韩海盼的少爷脾气!电梯似乎在按照韩海盼的意思往上升,每升一层,里面就会少几个人。奇怪的是,电梯里一直只有人下,却没有一个人进来,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升到三十层,里面就剩下我和韩海盼两个人。韩海盼越不说话,我心里就越紧张,估计他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来折磨我了吧。我很想逃,可韩海盼像“战士”一般死守着电梯出口,即使我有七十二般变化,最终也无法逃脱韩海盼的手掌心!一层接着一层的,电梯继续按照韩海盼的意思往上升。“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我大着胆子看着韩海盼问道。可是那小子居然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对我不理不睬!从直升飞机上跳海电梯终于停在了最高一层,门打开了,韩海盼的手像一把钳子一般,牢牢地固定在了我胳膊上。“喂,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反抗,挣扎!挣扎,反抗!但无论我做什么,一点效果也没有!可恶的家伙,该不会又要把我绑在楼上吧?该不会又拿跳楼来吓唬我吧?郁闷!这样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以为我还会害怕吗?反抗无用,我只好跟着韩海盼朝楼顶走去!(HOHO,我的个子小,步子小,韩海盼每跨一大步,我就要小步慢跑跟上,否则他会把我的胳膊扯得很疼的。)穿过楼顶的台阶,又上了一个高的台阶,看着风吹过韩海盼的头发,突然,我想让韩海盼把我抱住,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就这样站在高楼大厦顶上看着整个华梵市的风景,最好是一辈子!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等到我从短暂的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韩海盼已经把我拉到了一架直升飞机面前。“喂,上去!”“不上!”哼,我才不上去呢!这小子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要是从天上把我扔下来,那我会死得很惨!“我再说一次,上去!我想你不需要我帮忙吧!”韩海盼语气严肃,像是在威胁我。郁闷!为什么每次他都强迫我做一些我压根儿就不想做的事情呢?而且一旦我有一点点的反抗,等待着我的就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惩罚。难道这个韩海盼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魔鬼吗?我一边按照韩海盼的意思,艰难地向直升飞机上爬,一边胡乱猜想起来:要是有一天,我真的当上了女王殿下的话,我一定要派军队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韩海盼!关门,然后一阵刺耳的响声,直升飞机顺利地从楼顶起飞,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飞去。“喂,把它穿上!”呜呼,刚适应新的环境,韩海盼就扔给我一件看起来厚厚的衣服。“这是什么?”“救生衣!”什么?天啊!我们这是在天上,不背降落伞,居然叫我穿什么救生衣,郁闷,超级郁闷!一定是韩海盼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但在韩海盼的强迫下,我还是乖乖地穿上了救生衣,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肉球,纯粹是出来搞笑的。“拿住!”我刚穿上救生衣,韩海盼又递给我一根绳子,然后就像是观察罪犯一般地上下打量着我:“喂,你不会是旱鸭子吧?”啊!他说我什么都可以,居然敢说我是旱鸭子!我李雪娜可是在海边长大的海洋公主,号称“大海里的美人鱼”呢!就当我对韩海盼的举动莫名其妙的时候,透过窗户一看,哇!下面竟然是一片汪洋大海!“他不会是让我从这里跳下去吧?”刚一回头,韩海盼的双手已经抓住了我。更可恶的是,他刚才递给我的绳子,居然和他身上的绳子牢牢地缠在了一起!就在我盯着韩海盼看的时候,韩海盼已经把我抱在怀里,直直地从直升飞机的舱门跳了下去!“啊!放开我!放开我!”尖叫!尖叫!扯着嗓子,放开喉咙尖叫,变态的韩海盼居然想出这么恶毒的手段来折磨我!下一秒钟,我已经置身在一望无际的深海中央!你以为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啊?“好玩吗?”可恶,又是这句话!为什么每次折磨完我之后,他总是会这样问我呢?要是我有一把刀的话,我早就一刀把绳子割断,我宁可被韩海盼扔在大海里自生自灭,也绝对不希望自己被韩海盼这样折磨下去,否则我总有一天会被他折磨成神经病不可。“把我弄上去!”我故意冲着韩海盼那张笑得牙齿都快掉了的脸,狠狠地打了一个大喷嚏,冲着他命令道。“你是在求我?”郁闷,超级郁闷!没良心的家伙,居然这时候还要跟我理论这个。“就算是吧,我尊敬的国王殿下!”正在这时候,韩海盼朝着头顶上的直升飞机挥了挥手,直升飞机转头就飞走了,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喂!喂!喂!你这是在做什么?”气愤,极为气愤!明明我求他让直升飞机把我们弄上去,可恶的韩海盼居然叫直升飞机飞回去,把我们扔在这片茫茫大海中。郁闷!他韩海盼不在乎,死在这里就死在这里,我李雪娜可不想陪他死在这里啊!“喂,你要做什么?”“游回去!”反正指望着韩海盼是没希望了,还是指望自己吧!想到这里,我鼓足干劲,拼命地游!“喂,别游了,再游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什么?韩海盼说什么?找不到我们,什么意思?转头望着韩海盼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哼!要我求他,做梦去吧!继续游,什么找不到,找得到的,我非要凭着自己的本事游回华梵市!扯着把自己和韩海盼拴在一起的绳子,我就拼命地游。郁闷!带上这个死活懒得动的家伙,真是负担!要是只有我一个人,我早就游了几十米,甚至几百米了。再游几个小时,我也许就能看到大陆,或者碰到一艘好心的船把我救上去了(因为在电视里,我经常看见落水女子被好心渔民救上船的镜头)。“喂,别游了!”可恶可恨的韩海盼,非要和我作对,我拼命朝着“岸边”游去,他居然朝着相反的方向拼命游!郁闷,这可是逃命啊!不是开玩笑,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要和我对着干!“你别游了,我在向岸边游,你是不是成心的呀,居然又把我带到原来的地方!”气愤!谁要是和韩海盼这样的人一起落难,就是大难不死,最后也会被他气死的!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轮船的气笛声!“喂!喂!我们在这里啊!救救我们啊!”我在水里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喊,企图引起他们的注意,但让人郁闷的是,韩海盼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反倒劝我说:“喂,别喊了!”“为什么啊?”切,你不想活命,我李雪娜还想呢!你说不喊,我就不喊了?“因为那是我家的船,他们是来找我们的!”什么?刚才韩海盼说什么?他家的船,来找他们的?顿时回忆起韩海盼朝直升飞机挥手的样子,也是哦,像韩海盼这样的公子,命可比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的贵多了,他怎么舍得把自己丢在海里呢?我穿的是白衣服!船正如韩海盼所说的那样,停靠在我们跳水处!人特殊,救人也特殊,就连救上来的待遇也特殊。只见韩海盼被一群人拉上船,而我只能靠着自己的力气爬上去(要不是韩海盼在的话,那些人估计会把我留在海里喂鱼的)。走到甲板上,只见一大群人把韩海盼围得水泄不通,又是给他擦身子,又是给他吹头发,又是给他找衣服。而我呢?就像是一只没人搭理的丑小鸭,被扔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独自处理身上的水和已经湿透的冰冷冰冷的衣服!阿嚏!阿嚏!我连续打了七八个喷嚏,大概是吵到了那群忙着照顾韩海盼的佣人吧,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郁闷!是没见过我这样的美女,还是没见过能一口气连续打七八个喷嚏的人呢?“喂,你没事吧?”“死不了!”我两眼笔直地盯着韩海盼。哼!少装好人,这还不都是你害的?现在却笑呵呵地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早知道这样,当时何必把我弄进水里呢?继续低头整理头发、衣服。只是我的衣服全都湿了,不像韩海盼那样,有专门为他准备的衣服换!正在我为自己的衣服犯愁的时候,韩海盼突然站在我面前,嘴上又叼着棒棒糖,看着我问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穿我妈妈的衣服,另一个就是牺牲我的衣服,你选择吧!”切!切!切!要我穿你的衣服,痴心妄想,当然我更不会穿他妈妈的衣服!我李雪娜从不乱穿别人的衣服!可是就在我拒绝韩海盼,脱下救生衣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傻眼了!完了,完了,完了,我今天居然穿的是一身白衣服,只见韩海盼那双贼眼正笔直地盯着我看!“流氓!”一巴掌朝着韩海盼的脸上打去,“还不快拿衣服给我穿!”

乱了!全都乱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又喻和韩海盼的拳打脚踢又开始了。“喂,你们这两个可恶的家伙,住手!”我企图抓住韩海盼朝着李又喻脑袋砸去的拳头,但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腹部一阵疼痛,然后,我看见了李又喻目瞪口呆的表情!紧接着,我感觉自己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娜娜,为什么你不躲开啊?”李又喻站在我面前,望着我,企图把我从韩海盼的手里抢过来。然后,我左看看韩海盼,右望望李又喻,努力从口中蹦出一句话:“求你们别打了,好吗?”睁开眼睛醒来“李雪娜!李雪娜!”模糊中,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的耳朵边叫来叫去。是韩海盼?不,韩海盼不会这么好心地关心我。是李又喻?但是他说话的声音没那么的甜?是“饭桶”?是“饭桶软蛋”!睁开眼睛,果然,“饭桶软蛋”正坐在我床头。“饭桶软蛋”一见我醒来,就像是捡到一大堆金子一般,兴奋地说:“李雪娜,你终于醒了啊!”“你怎么在这儿?”在我的记忆里,当时我被李又喻打了一拳,明明倒在韩海盼的怀里,现在坐在这里的应该是韩海盼,或者是李又喻,怎么来了个“饭桶软蛋”?迷惑,一脑袋迷惑!“哦,我听说你受伤进了医院,所以我特意跑来看你的哦!”“那个……”本想张口问问韩海盼,但又想“饭桶软蛋”那么怕韩海盼,有韩海盼在的地方,就一定不会有“饭桶软蛋”。“你是想问韩海盼吧?”“饭桶软蛋”居然看出了我的心思:“哦,我来的时候,就你一个人躺在这里,我问医生,他们都说有一个人把你送来,然后替你交了住院费就走了。”什么?把我送来就走了?郁闷!这对我也太不负责了吧?一想到那个送我来的人,我就来气,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自以为是、没良心的韩海盼,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李雪娜,想吃点什么啊?我去给你买。”“饭桶软蛋”居然变得大方起来,要给我买东西!HOHO……莫非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我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饭桶软蛋”,心里有点怀疑,他买来的东西是为了给我吃,还是他自己吃。“我不想吃!”“不吃怎么行呢?还是吃点吧!”郁闷,“饭桶软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莫非他真的肚子饿了?然而就在“饭桶软蛋”死缠烂打要给我买东西吃的时候,一个让我反感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喂,这家伙是谁?”李又喻提着一包吃的东西站在我面前,看着“饭桶软蛋”,张口就问。“你好,我是李雪娜的同学,我叫——”“饭桶软蛋”从凳子上站起来,伸手向李又喻表示友谊,但李又喻连理会都不理会,继续用凶巴巴的眼神笔直地盯着我:“我问你呢,这家伙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郁闷!这个多管闲事、喜欢惹是生非的家伙!为什么我会认识这样的人呢?“他是我同学,来看我的同学!”我实在无法忍受,反击,反击!“看来你和你们学校的男生关系很好哦!”“那还用说!”我很直接地回答李又喻,但说完我马就上后悔了。只见李又喻仰着脖子看着“饭桶软蛋”,然后冲他挥手说:“喂,麻烦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说着,“饭桶软蛋”就被李又喻带出了门,就在那一刻,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李又喻那家伙又要打架了!抓狂!可恶的李又喻,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我企图起身去阻止,但我一点力气也没有。谁会出现在我面前呢?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一场战役也该结束了吧?可“李惹事”和“饭桶软蛋”一个也没出现在我面前。呜呼,他们该不会因为打架被警察抓去了吧?“李惹事”可没少被他们带走过,而且每次几乎都因为我,一见到我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李惹事”就非要找那些男生打架。记得有一次,我和一群男生在酒吧喝酒,“李惹事”看见了,拿着酒瓶子就朝着那群人砸去,以前经常是他把和他打架的人送到医院去的,那次却是那群人把他送到医院去,害得我给他送了一个月的饭。谁知道那小子居然口口声声对我说,他以后做梦都想被人打进医院,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送饭给他吃。真是脑袋有问题!可这次他不会有事吧?“饭桶软蛋”那么高的个子,那小子能打得过他吗?郁闷!我怎么开始为“李惹事”担心呢?本来就是他的错,被“饭桶软蛋”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谁叫他那么狂呢?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见推门的声音,究竟是“饭桶软蛋”,还是“李惹事”呢?当然我更希望的是他们能都站在我面前。“‘李惹事’!”郁闷,我居然第一个喊的是李又喻!倒塌,我不是很希望他被人揍吗?“‘软蛋饭桶’?”咿呀!奇怪,怎么没人回答呢?难道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又一个我不想见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是韩海盼。不是你嘴巴里的什么‘软蛋饭桶’和那个‘李惹事’。”什么?这家伙不是把我扔在医院就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那李又喻和谢小亚呢?”我继续问道。“他们还在下面打架呢,我想。”“那你为什么不去阻止啊?”“我阻止了啊!我还专门浪费我的电话费,帮他们报警了,估计再过几分钟,警察就会来了。”什么?报警?韩海盼这个家伙可真卑鄙!居然连这么阴险的招数都能想出来。说着,韩海盼一步一步朝我走来,看着他那奸笑的样子,宛如魔鬼将要降临,我突然毛骨悚然。“喂,你要干什么?”我睁大眼睛看着韩海盼,整个人几乎僵硬了。“带你离开这里哦!”说着,韩海盼把我朝着他背后一翻,像是电影里那些扛麻袋的苦力一般,把我带出了病房。接下来的场景是,我拼命挣扎,扯着嗓子朝着每一个从我身边经过的人大喊“救命”,可他们却装聋作哑。不但没有半点拯救我的意思,有的甚至可恶地站在那里看笑话,眼睁睁地看着我被韩海盼扛出了医院的大门!喂,你要对我做什么?“放下我,放下我!”我依旧拼命挣扎,并且期待着能有一位英勇无敌的王子出现,把我从韩海盼这个魔鬼手中拯救出来。“你再喊,你再喊我就把你扔在这里!”韩海盼把我扔在一个凳子上。“你想干什么?”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韩海盼。“你违反了和我的约定,我要惩罚你!”韩海盼掏出一根棒棒糖放在嘴巴里,一脸阴笑地看着我说:“亲爱的奴隶,你还不赶快向我承认错误!”什么?认错?我向他认错?做梦!我李雪娜女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向谁认过错。“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向你认错?”我冲着韩海盼狡辩道,要想我叫他大王,那更是痴心妄想!“你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哦!”说着,韩海盼再次重复刚才在医院里的动作,横空一翻,把我翻到了他后背上。“喂,你要把我弄到哪里去?”我也继续重复刚才在医院走廊里的动作,拼命地在韩海盼背上挣扎,可恶的韩海盼,居然连一个病人也不放过!穿过树林,走过一条没人的小路,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韩海盼把我扔在了一辆豪华轿车里。“你要带我去哪里?”坐在车里,我看着韩海盼,本来随时打算逃跑的我,就在韩海盼把我扔进轿车的那一瞬间,居然打消了念头。“到了就知道了!”韩海盼坐在我旁边,捋了一下他长长的头发,告诉我说:“你最好别逃跑,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的!”郁闷,又是这句话,为什么他每次都说同样的台词呢?一点新鲜感也没有!随着车一路地狂飞,看着身边已经进入梦境的韩海盼,我也累得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宣布订婚“喂,下车了啊!”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大手在捏我的鼻子,整个人就像溺水了,喘不过气来。然后,我拼命地摆手,向岸边扑去,可我越朝着陆地扑,陆地离我就越远。啊!啊!啊!又是一阵瘙痒,感觉浑身不自在,等到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可恶的面孔,接下来我看到韩海盼正拿着我的头发,在我鼻子边来回晃悠。“你要干什么?”我一把拽开韩海盼的手,接着推开那张我这一辈子最最不想见到的脸。“哈,你终于醒了!”可恶的韩海盼居然冲着我笑,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这是哪里?”透过车窗,我看见一座高大得像城堡的别墅。“我家!”听着韩海盼的回答,直觉告诉我,我的灾难又要来临了,这家伙一定又想出了什么花样来折磨我!那个据说是韩海盼家的地方灯火通明,好像有很多人在里面开晚会似的。“喂,下车了!”韩海盼又把他那只该死的手在我面前晃动着,让我顿时有种把它剁掉喂狗的冲动。打开车门,红色的地毯沿着车门一直铺到高大的别墅门前。本来一片漆黑,在我推开车门的瞬间,像是做梦一样,突然变得灯火辉煌。傻眼!发呆!我李雪娜号称一代女王,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左右站满了仆人,像是迎接皇亲国戚一般。这样的场面只在我梦里出现过,没想到今天真的实现了!我挽着一个单腿跪在地上的小伙子的手,从车上慢慢走下来,韩海盼嘴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看着我身边的仆人,告诉他们说:“去,带小姐去换一件像样的衣服!”见仆人纷纷低头,应声回答:“是!”刚才还以为韩海盼在拿我开玩笑,故意整我,现在听到仆人说“是”,我再次傻眼。那个成天只会叼着棒棒糖,在别人面前瞎晃悠的韩海盼,居然是这么有钱的公子少爷!冷静!再冷静!人真的不可貌相啊!等到我再次出现在韩海盼面前,已是全身雪白的公主装,一身珠宝,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风光地在众人面前出场,真像在做梦!韩海盼也是一身西装,惟一没变样的是嘴巴里叼的那根棒棒糖。“嗯,真不愧是我韩海盼的奴隶,打扮起来就是不一样!”切,又自以为是!我本来就漂亮,什么叫打扮起来就不一样?我望着韩海盼那一身行头,当然也会忍不住偷偷流口水,因为他太帅了,我做梦都想嫁给这样的王子!“喂,该轮到我们出场了!”啊!啊!啊!又是暴力,韩海盼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丝毫没有王子的气质,一把把我揪到他身边。然后我挽住韩海盼的胳膊,走着小碎步,就像在举行一场我们俩的婚礼一般,一步一步朝着别墅大门走去!门开了,别墅里的音乐停止了,众人的目光朝着站在门前的我和韩海盼投射过来,我的脸顿时变得红红的。只见韩海盼没半点的慌张,拿起话筒就对着那些人说:“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今天我要和身边的这个名叫李雪娜的女孩订婚!”什么?订婚?韩海盼要和我订婚?脑袋大了,整个人崩溃了!他不是发烧吧?虽然我做梦都想着这样的场面,但我才十七岁耶!即使真的要订婚,那也至少要二十岁之后吧!疯了!疯了!从韩海盼说出那句话之后,我敢断定,他疯了!居然不经过我同意,就对别人说,我要和他订婚!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让人恐惧的“少女杀手”关于我和韩海盼订婚的消息,就像是瘟疫一般,在整个理梵中学传得沸沸扬扬。令人高兴的是,那些企图打我主意的男生,见到我都像是见到瘟神一般,离我九尺以外,再也没有人敢在我背后叫我“短裙少女”了。当然,自从那一次穿短裙的惨痛遭遇之后,我再也没穿过短裙上学。虽然我依旧渴望向别人展示我修长的腿,但碰到一群“色狼”,到头来吃亏的肯定是我。“李雪娜!”早上,前脚刚迈进教室,就听见一个女生喊我的名字。“哈哈,终于找到你了!”我一脸疑惑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女生,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认识她的,但看她那副样子,好像和我很熟似的。“你可把我想死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女生已经握住了我的手,感觉和我很亲密似的。但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站在面前的女生究竟是谁。可看她那副样子,像是在理梵中学等了我好几个世纪似的。“你是?”“贺佳琪!”

编辑:澳门新濠影文学 本文来源:第十一章,塔罗Smart的十八准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