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关于文学 > 正文

列传第六十五,古典文学之金史

时间:2019-10-01 01:50来源:关于文学
◎孝友 ○温迪罕斡鲁补 陈颜 刘瑜 孟兴 王震 刘政 金史卷一百二十七 孝友者,人之至行也,而恒性存焉。有子者欲其孝,有弟者欲其友,岂非人之恒情乎?为子而孝,为弟而友,又岂

◎孝友

○温迪罕斡鲁补 陈颜 刘瑜 孟兴 王震 刘政

金史卷一百二十七

孝友者,人之至行也,而恒性存焉。有子者欲其孝,有弟者欲其友,岂非人之恒情乎?为子而孝,为弟而友,又岂非人之恒性乎?以人之恒情责人之恒性,而不副所欲者恒有焉。有拼命于是,岂非难乎。天生五谷以养人,五谷之有恒性也。服田力穑以望有秋,农夫之有恒情也。五谷熟,人民育,岂异事乎。然以唐、虞之世,“黎民阻饥”不免以命稷,“百姓不亲、五品不逊”不免以命契,以是知顺成之不可必,犹孝友之不易得也。是故“有年”、“大有年”以异书于圣人之经,孝友以致行传于历代之史,劝农兴孝之教不废于历代之政,孝弟力田自汉以来有其科。章宗尝曰:“孝义之人,素行已备,虽有希觊,犹不失为行善。”庶几皇上之善训矣。夫金世孝友见于旌表、载于史册者仅四人焉。作《孝友传》。

列传第六十五  孝友

温迪罕斡鲁补,东北路宋葛斜斯浑猛安人。年十五,居父丧,不饮酒食肉,庐于墓侧。母疾,刲股肉疗之,疾愈。诏以为护卫。

  ○温迪罕斡鲁补陈颜刘瑜孟兴王震刘政

陈颜,卫州汲县人。世业农。父光,宋季擢武举第,调寿阳尉,未赴。值金兵取汴,光病,围城中。颜间关渡河,往省其父,因扶疾北归。光家奴谋良不可,毁谤光与贼杀人。光系狱,榜掠不胜,因自诬服。颜诣郡请代父死,太守徐某哀之,不敢决,适帅臣至郡,以其状白,帅曰:“此真孝子也。”遂并释之。天会三年,诏旌表其门闾。

  孝友者,人之至行也,而恆性存焉。有子者欲其孝,有弟者欲其友,岂非人之恆情乎?为子而孝,为弟而友,又岂非人之恆性乎?以人之恆情责人之恆性,而不副所欲者恆有焉。有拼命于是,岂非难乎。天生五谷以养人,五谷之有恆性也。服田力穑以望有秋,农夫之有恆情也。五谷熟,人民育,岂异事乎。然以唐、虞之世,「黎民阻饥」不免以命稷,「百姓不亲、五品不逊」不免以命契,以是知顺成之不可必,犹孝友之不易得也。是故「有年」、「大有年」以异书于受人保护的人之经,孝友以致行传于历朝历代之史,劝农兴孝之教不废于历代之政,孝弟力田自汉以来有其科。章宗尝曰:「孝义之人,素行已备,虽有希觊,犹不失为行善。」庶几天子之善训矣。夫金世孝友见于旌表、载于史册者仅六个人焉。作《孝友传》。

刘瑜,棣州人。家贫甚,母丧不能够具葬,乃质其子以给丧事。明昌八年,诏赐粟帛,复其平生。

  温迪罕斡鲁补,东北路宋葛斜斯浑猛安人。年十五,居父丧,不喝酒食肉,庐于墓侧。母疾,刲股肉疗之,疾愈。诏感到护卫。

孟兴,蚤丧父,事母孝谨,母没,丧葬尽礼。事兄如事其父。明昌七年,诏赐帛十匹、粟二十石。

  陈颜,卫州汲县人。世业农。父光,宋季擢武举第,调寿阳尉,未赴。值金兵取汴,光病,围城中。颜间关渡河,往省其父,因扶疾北归。光家奴谋良不可,中伤光与贼杀人。光系狱,榜掠不胜,因自诬服。颜诣郡请代父死,都尉徐某哀之,不敢决,适帅臣至郡,以其状白,帅曰:「此真孝子也。」遂并释之。天会八年,诏旌表其门闾。

王震,宁海州文登县人。为秀才学。母患风疾,刲股肉杂饮食中,疾遂愈。母没,哀泣过礼,素不相识翳。服除,目不疗而愈,皆感到锦州所致。特赐同贡士出身,诏郎中省拟注职任。

  刘瑜,棣州人。家贫甚,母丧不可能具葬,乃质其子以给丧事。明昌八年,诏赐粟帛,复其毕生。

刘政,洺州人。性笃孝,母老丧明,政每以舌舐母目,逾旬母能视物。母疾,昼夜侍侧,衣不解带,刲股肉啖之者再三。母死,负土起坟,乡友欲佐其劳,政谢之。葬之日,飞鸟哀鸣,翔集丘木间。庐于墓侧者四年。防范使以闻,除世子掌饮丞。

  孟兴,蚤丧父,事母孝谨,母没,丧葬尽礼。事兄如事其父。明昌四年,诏赐帛十匹、粟二十石。

◎隐逸

  王震,宁海州文登县人。为进士学。母患风疾,刲股肉杂饮食中,疾遂愈。母没,哀泣过礼,不熟谙翳。服除,目不疗而愈,皆以为十堰所致。特赐同进士出身,诏左徒省拟注职任。

褚承亮 王去非 赵质 杜时升 郝天挺 薛继元 高仲振 张潜 王汝梅宋可 辛愿 王予可

  刘政,洺州人。性笃孝,母老丧明,政每以舌舐母目,逾旬母能视物。母疾,昼夜侍侧,衣不解带,刲股肉啖之者反复。母死,负土起坟,乡党欲佐其劳,政谢之。葬之日,飞鸟哀鸣,翔集丘木间。庐于墓侧者四年。防范使以闻,除太子掌饮丞。

孔丘称逸民伯夷、叔齐、夷逸、朱张、姬获、少连,其立心造行之异同,各有所称谓,而姬展季则又尝仕于当世者也。长沮、桀溺之徒,则无所取焉。后世,凡隐遁之士,其名皆列于史传,何欤?盖古之仕者,其志将以行道,其为贫而仕下列者,犹必先事而后食焉。后世干禄者多,其祖先尚人之志与叹老嗟卑之心,能去是者鲜矣。故君子于士之远引高蹈者特称述之,庶闻其风犹足以立懦廉顽也。作《隐逸传》。

  ◎隐逸

褚承亮,字茂先,真定人。宋苏东坡自定武谪官过真定,承亮以文谒之,大为称赏。宣和四年秋,应乡试,同试者八百人,承亮为率先。二〇二〇年,登第。调易州户曹,未赴,会金兵南下。天会两年,斡离不既破真定,拘籍境内贡士试安国寺,承亮名亦在籍中,匿而不出。军中级知识分子其才,严令押赴,与诸生对策。策问“上皇无道、少帝失信。”贡士承风旨,极口中伤。承亮诣主文刘通判曰:“君父之罪,岂臣子所得言耶?”长揖而出。刘为之感动。余悉放第,凡70个人,遂号七十二贤榜。榜眼许必仕为郎官,二十二日出左掖门,堕马,首中阃石死,余皆无显者。刘多承亮之谊,荐知藁城县。漫应之,即弃去。年七十终,门人私谥曰“玄贞先生。”

  褚承亮王去非赵质杜时升郝天挺薛继元高仲振

子席珍,正隆二年举人,官州县有声。

  张潜王汝梅宋可辛愿王予可1111

王去非,字广道,平阴人。尝就举,不得意即屏去,督妻孥耕织以给伏腊。家居教师,束修有余辄分惠人。弟子班帎贫不可能朝夕,一女及笄,去非为办资装嫁之。南濒有丧忌东出,西与北皆人居,南则去非家,去非坏蚕室使丧南出,遂得葬焉。大定二十三年卒,年八十四。

  孔丘称逸民伯夷、叔齐、夷逸、硃张、姬展季、少连,其立心造行之异同,各有所称谓,而姬禽则又尝仕于当世者也。长沮、桀溺之徒,则无所取焉。后世,凡隐遁之士,其名皆列于史传,何欤?盖古之仕者,其志将以行道,其为贫而仕下列者,犹必先事而后食焉。后世干禄者多,其祖先尚人之志与叹老嗟卑之心,能去是者鲜矣。故君子于士之远引高蹈者特称述之,庶闻其风犹足以立懦廉顽也。作《隐逸传》。

赵质,字景道,辽相思温之裔。大定末,举贡士不第,隐居燕城南,教授为业。明昌间,章宗游春水过焉,闻弦诵声,幸其斋舍,见壁间所题诗,讽咏久之,赏其兴趣不凡。召至行殿,命之官。因辞曰:“臣僻性野逸,志在长林丰草,金镳玉络非所愿也。况圣明在上,可不容巢、由为外臣乎。”上益奇之,赐田亩千,复之终生。泰和二年卒,年八十五。

  褚承亮,字茂先,真定人。宋苏子瞻自定武谪官过真定,承亮以文谒之,大为称赏。宣和七年秋,应乡试,同试者八百人,承亮为第一。前年,登第。调易州户曹,未赴,会金兵南下。天会三年,斡离不既破真定,拘籍境内贡士试安国寺,承亮名亦在籍中,匿而不出。军中级知识分子其才,严令押赴,与诸生对策。策问「上皇无道、少帝失信。」贡士承风旨,极口毁谤。承亮诣主文刘巡抚曰:「君父之罪,岂臣子所得言耶?」长揖而出。刘为之动容。余悉放第,凡七十三位,遂号七十二贤榜。榜眼许必仕为郎官,17日出左掖门,堕马,首中阃石死,余皆无显者。刘多承亮之谊,荐知藁城县。漫应之,即弃去。年七十终,门人私谥曰「玄贞先生。」

杜时升,字进之,霸州信安人。博学知天文,不肯仕进。承安、泰和间,宰相数荐时升可大用。时升谓所亲曰:“吾观正北赤气如血,东西亘天,天下当大乱,乱而南北当合为一。新闻盈虚,循环无端,察往考来,孰能违之。”是时,民俗侈靡,纪纲大坏,世宗之业遂衰。时升乃大渡河,隐居嵩、洛山中,从大家甚众。大略以“伊洛之学”教人自时升始。正大间,大元兵攻潼关,拒守甚坚,众皆相贺,时升曰:“大兵皆在秦、巩间,若假道于宋,出襄、汉入宛、叶,铁骑长驱势如风雨,无高山大川为之阻,土崩之势也。”顷之,大元兵果自饶峰关涉新乡出宿迁,金人败绩于三峰山,寿春不守,皆如时升所料云。正大末,卒。

  子席珍,正隆二年贡士,官州县有声。

郝天挺,字晋卿,泽州陵川人。早衰多疾,厌于科举,遂不复充赋。南宁元好问尝从学贡士业,天挺曰:“今人赋学以速售为功,六经百家分磔缉缀,或文章句读不之知,万幸得之,不免为庸人。”又曰:“读书不为艺术文化,选官不为利养,唯通人能之。”又曰:“今之仕多以贪败,皆苦饥寒不可能自持耳。老头子不耐饥寒,一事不可为。子以吾言求之,科举在内部矣。”或曰:“以此学贡士无乃戾乎?”天挺曰:“正欲渠不为举子尔。”贞祐中,居西藏,往来淇卫间。为人有崖岸,耿耿自信,宁贫苦贫穷,终不一至豪富之门。年五十,终于舞阳。

  王去非,字广道,平阴人。尝就举,不得意即屏去,督妻孥耕织以给伏腊。家居助教,束修有余辄分惠人。弟子班騼芷恫荒艹夕,一女及笄,去非为办资装嫁之。北濒有丧忌东出,西与北皆人居,南则去非家,去非坏蚕室使丧南出,遂得葬焉。大定二十四年卒,年八十四。

薛继先,字曼卿。南渡后,隐居洛西山中,课童子读书。事母孝,与人交谦逊和雅,所居化之。子纯孝,字方叔,有父风。有诈为曼卿书就方叔取物者,曼卿年已老状貌如少者,客不知其为曼卿而以为方叔也,而与之书,曼卿如所取付之。监察上卿石玠行部过曼卿,曼卿不之见。或言:“君何无乡曲情。”曼卿曰:“君未之思耳。凡今党组织政府部门未必皆善,里正一有所劾,将谓自己发之。同恶相庇,他日并乡友必有受祸者。”其畏慎皆此类。庚子之乱,病没卢氏。

  赵质,字景道,辽相思温之裔。大定末,举进士不第,隐居燕城南,教师为业。明昌间,章宗游春水过焉,闻弦诵声,幸其斋舍,见壁间所题诗,讽咏久之,赏其兴趣不凡。召至行殿,命之官。因辞曰:「臣僻性野逸,志在长林丰草,金镳玉络非所愿也。况圣明在上,可不容巢、由为外臣乎。」上益奇之,赐田亩千,复之毕生。泰和二年卒,年八十五。

高仲振,字正之,辽东人。其兄领眉山镇兵,仲振依之以居。既而以行业付其兄,挈爱妻入武夷山。博极群书,尤深《易》《皇极经世》学。安贫自乐,不入城市,山野小人亦知敬之。尝与其弟子张潜、王汝梅行山谷间,人望之翩然如仙。或曰仲振尝遇异人事教育以保健术,尝全日燕坐,骨节戛戛有声,所谈皆世外交事务,有扣之者辄不复语云。

  杜时升,字进之,霸州信安人。博学知天文,不肯仕进。承安、泰和间,宰相数荐时升可大用。时升谓所亲曰:「吾观正北赤气如血,东西亘天,天下当大乱,乱而南北当合为一。消息盈虚,循环无端,察往考来,孰能违之。」是时,民俗侈靡,纪纲大坏,世宗之业遂衰。时升乃南渡河,隐居嵩、洛山中,从专家甚众。大略以「伊洛之学」教人自时升始。正大间,大元兵攻潼关,拒守甚坚,众皆相贺,时升曰:「大兵皆在秦、巩间,若假道于宋,出襄、汉入宛、叶,铁骑长驱势如风雨,无高山大川为之阻,土崩之势也。」顷之,大元兵果自饶峰关涉包头出盐城,金人败绩于三峰山,明州不守,皆如时升所料云。正大末,卒。

张潜,字仲升,武清人。幼有志节,慕荆卿、尹铎为人,年三十始折节读书。时人高其行谊,目曰“张古代人。”后客崧山,从仲振受《易》。年五十,始娶大容山孙氏,亦有贤行,夫妇相敬如宾,负薪拾穗,行歌自得,不知其贫也。邻里有为潜种瓜者,及熟让潜,潜弗许,竟分而食之。尝行道中拾一斧,夫妇计度移时,乃持归访其主还之。里有兄弟分财者,其弟曰:“小编家如此,独不畏张先生知耶?”遂如初。天兴间,潜挈家避兵少室,乃不食三日死,孙氏亦投绝涧死焉。

  郝天挺,字晋卿,泽州陵川人。早衰多疾,厌于科举,遂不复充赋。普罗维登斯元好问尝从学举人业,天挺曰:「今人赋学以速售为功,六经百家分磔缉缀,或小说句读不之知,幸亏得之,不免为庸人。」又曰:「读书不为艺术文化,选官不为利养,唯通人能之。」又曰:「今之仕多以贪败,皆苦饥寒不可能自持耳。老公不耐饥寒,一事不可为。子以吾言求之,科举在里边矣。」或曰:「以此学进士无乃戾乎?」天挺曰:「正欲渠不为举子尔。」贞祐中,居江西,往来淇卫间。为人有崖岸,耿耿自信,宁贫窭贫穷,终不一至豪富之门。年五十,终于舞阳。

王汝梅,字大用,大球星。始由律学为伊阳簿,秩满,遂隐居不仕。性嗜书,动有礼法。生徒以法经就学者,兼授以经学。诸生服其教,无敢为非义者。同业尝悯其贫,时周之,皆谢不受。后不知下落。

  薛继先,字曼卿。南渡后,隐居洛西山中,课童子读书。事母孝,与人交谦逊和雅,所居化之。子纯孝,字方叔,有父风。有诈为曼卿书就方叔取物者,曼卿年已老状貌如少者,客不知其为曼卿而认为方叔也,而与之书,曼卿如所取付之。监察都尉石玠行部过曼卿,曼卿不之见。或言:「君何无乡曲情。」曼卿曰:「君未之思耳。凡今新政未必皆善,太史一有所劾,将谓自己发之。同恶相庇,他日并乡邻必有受祸者。」其畏慎皆此类。辛酉之乱,病没西峡。

宋可,字予之,武陟人。其姑适大族槁氏,贞祐之兵,夫及子皆死於难。姑以黄金五十笏遗可,可受不辞。其后姑得槁氏疏族立为后,挈之本省家。可乃置酒会乡友,谓姑曰:“姑往时遗能够金,能够槁氏无子故受之。今有子矣,此金槁氏物,非姑物也,可何名取之。”因呼老婆舁金归之,乡党用是重之。未几,北兵驻山阳,军中有闻可名者,访知所在,质其子,使人招之曰:“从作者者祸福共之,不然,汝子死矣。”亲旧竞劝之往,可皆谢不从,曰:“吾有子无子,与吾儿死生,都有命焉。岂以一子故,并一生所守者亡之。”后竟以无子。

  高仲振,字正之,辽东人。其兄领齐齐哈尔镇兵,仲振依之以居。既而以行业付其兄,挈爱妻入齐云山。博极群书,尤深《易》《皇极经世》学。安贫自乐,不入城市,山野小人亦知敬之。尝与其弟子张潜、王汝梅行山谷间,人望之翩然如仙。或曰仲振尝遇异人事教育以保护健康术,尝成天燕坐,骨节戛戛有声,所谈皆世外交事务,有扣之者辄不复语云。

辛愿,字敬之,福昌人。年二十五始知读书,取《白氏讽谏集》自试,二十三日便能记诵。乃聚书环堵中读之,至《书伊训》、《诗河广》颇若持有省,不能自休够,因更致力焉。由是博极书史,作文有绳尺,诗律精严有自由自在之趣。性野逸,不修威仪,妃子延客,麻衣草屦、足胫赤露坦然于当中,剧谈豪饮,傍若无人。尝谓王郁曰:“达官显贵,世所共嗜者,有能力的人有以得之亦不避。得之不以道,与夫居之不能够行己之志,是欲澡其身而伏于厕也。是难与他人道,子宜保之。”其兴趣如此。

  张潜,字仲升,武清人。幼有志节,慕高渐离、姬尹铎为人,年三十始折节读书。时人高其行谊,目曰「张古时候的人。」后客崧山,从仲振受《易》。年五十,始娶龙舌山孙氏,亦有贤行,夫妇相敬如宾,负薪拾穗,行歌自得,不知其贫也。邻里有为潜种瓜者,及熟让潜,潜弗许,竟分而食之。尝行道中拾一斧,夫妇计度移时,乃持归访其主还之。里有兄弟分财者,其弟曰:「作者家如此,独不畏张先生知耶?」遂如初。天兴间,潜挈家避兵少室,乃不食七日死,孙氏亦投绝涧死焉。

后为湖北府治中高廷玉客。廷玉为府尹温迪罕福兴所诬,愿亦被讯掠,几不得免,自是滋事益狼狈。愿雅负高气,不以从俗俯仰,迫以饥冻流离,往往见之于诗。有诗数千首,常贮竹橐中。正大末,殁洛下。其诗有云:“黄绮暂来为汉友,巢由终不是唐臣。”真处士语也。

  王汝梅,字大用,大有名气的人。始由律学为伊阳簿,秩满,遂隐居不仕。性嗜书,动有礼法。生徒以法经就学者,兼授以经学。诸生服其教,无敢为非义者。同业尝悯其贫,时周之,皆谢不受。后不知下落。

王予可,字南云,河东吉州人。父本军校,予可亦尝隶籍。年三十许,大病后忽发狂,久之能把笔作诗文,及说世外恍惚事。南渡后,居上蔡、遂平、郾城中间,遇雅士则称“大成将军”,于佛前则称“谛摩龙什”,于道则称“驺天玄俊”,于贵游则称“威锦堂主人”。

  宋可,字予之,武陟人。其姑适大族槁氏,贞祐之兵,夫及子皆死於难。姑以白银五十笏遗可,可受不辞。其后姑得槁氏疏族立为后,挈之本省家。可乃置酒会乡友,谓姑曰:「姑往时遗可以金,能够槁氏无子故受之。今有子矣,此金槁氏物,非姑物也,可何名取之。」因呼老婆舁金归之,乡邻用是重之。未几,北兵驻山阳,军中有闻可名者,访知所在,质其子,使人招之曰:「从笔者者祸福共之,不然,汝子死矣。」亲旧竞劝之往,可皆谢不从,曰:「吾有子无子,与吾兒死生,都有命焉。岂以一子故,并一生所守者亡之。」后竟以无子。

为人躯干雄伟,貌奇古,戴青葛巾,项后垂双带若牛耳,一金镂环在顶额之间,两颊以青涅之为翠靥。衣长无法掩胫。清贫嗜酒,每入城,市人争以酒食遗之。夜宿土室中,夏月或尸秽在傍、蛆虫狼籍不恤也。人与之纸,落笔数百言,或诗或文,散漫碎杂,无句读、无首尾,多六经中语及韵学家古文奇字,字画峭劲,遇宋讳亦时避之。或问以传说,其应如响,诸所引书,皆世所未见。谈说之际稍若有系统,则又以诞幻语乱之。麻九畴、张珏与之游最狎,言其诗以百分为率,可晓者才二三耳。

  辛愿,字敬之,福昌人。年二十五始知读书,取《白氏讽谏集》自试,二二十八日便能背诵。乃聚书环堵中读之,至《书伊训》、《诗河广》颇若持有省,步履蹒跚够,因更致力焉。由是博极书史,作文有绳尺,诗律精严有无拘无束之趣。性野逸,不修威仪,贵妃延客,麻衣草屦、足胫赤露坦然于其中,剧谈豪饮,傍若无人。尝谓王郁曰:「达官显宦,世所共嗜者,一代天骄有以得之亦不避。得之不以道,与夫居之不能够行己之志,是欲澡其身而伏于厕也。是难与别人道,子宜保之。」其兴趣如此。

甲申兵乱,为顺天将领所得,知其名,窃议欲挈之北归,馆于州之瑞云观。予可今日见将领自言曰:“小编不能住君家瑞云观也。”不数日卒。后复有见于淮上者。

  后为湖南府治中高廷玉客。廷玉为府尹温迪罕福兴所诬,愿亦被讯掠,几不得免,自是生事益难堪。愿雅负高气,不以从俗俯仰,迫以饥冻流离,往往见之于诗。有诗数千首,常贮竹橐中。正大末,殁洛下。其诗有云:「黄绮暂来为汉友,巢由终不是唐臣。」真处士语也。

赞曰:金世隐逸十分少见,今于简册全部,得十有肆位焉。其高人一等者三个人。褚承亮宋人,勒试进士,主司发策问宋徽、钦之罪,承亮长揖而去之。方金人重举业,杜时升居山中,首以“伊洛之学”教后进。宋可不愿仕,人执其子为质,宁弃而不就,遂以无子。虽制行过中,岂不贤于杀妻以求老将者乎。大夫士见善明、用心刚,故能为人所难为者如此。

  王予可,字南云,河东吉州人。父本军校,予可亦尝隶籍。年三十许,大病后忽发狂,久之能把笔作诗文,及说世外恍惚事。南渡后,居上蔡、遂平、郾城里边,遇文人则称「大成将军」,于佛前则称「谛摩龙什」,于道则称「驺天玄俊」,于贵游则称「威锦堂主人」。

古典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为人躯干雄伟,貌奇古,戴青葛巾,项后垂双带若牛耳,一金镂环在顶额之间,两颊以青涅之为翠靥。衣长不可能掩胫。撂倒嗜酒,每入城,市人争以酒食遗之。夜宿土室中,夏月或尸秽在傍、蛆虫狼籍不恤也。人与之纸,落笔数百言,或诗或文,散漫碎杂,无句读、无首尾,多六经中语及韵学家古文奇字,字画峭劲,遇宋讳亦时避之。或问以趣事,其应如响,诸所引书,皆世所未见。谈说之际稍若有系统,则又以诞幻语乱之。麻九畴、张珏与之游最狎,言其诗以百分为率,可晓者才二三耳。

  乙酉兵乱,为顺天将领所得,知其名,窃议欲挈之北归,馆于州之瑞云观。予可后日见将领自言曰:「小编不可能住君家瑞云观也。」不数日卒。后复有见于淮上者。

  赞曰:金世隐逸不多见,今于简册全数,得十有几个人焉。其高人一等者多少人。褚承亮宋人,勒试贡士,主司发策问宋徽、钦之罪,承亮长揖而去之。方金人重举业,杜时升居山中,首以「伊洛之学」教后进。宋可不愿仕,人执其子为质,宁弃而不就,遂以无子。虽制行过中,岂不贤于杀妻以求老马者乎。大夫士见善明、用心刚,故能为人所难为者如此。

编辑:关于文学 本文来源:列传第六十五,古典文学之金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