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关于文学 > 正文

消化残局,曾经被逼相亲的岁月

时间:2019-10-06 19:15来源:关于文学
婚姻质量如何到底取决于什么,一直以来众说纷云。听得多了,见得多了,深入婚姻其中太久了,此时孙玉自有她的道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最好拿出你的温度来,千万不要让你

图片 1 婚姻质量如何到底取决于什么,一直以来众说纷云。听得多了,见得多了,深入婚姻其中太久了,此时孙玉自有她的道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最好拿出你的温度来,千万不要让你的她冷着,宁愿热着她,也不要冻着她,女人的心一但结了冰,寒气袭人,男人自然也会跟着挨冻,孩子也必然容易着凉。
   孙玉自结婚以来,早就悟明白了这一点,反复说给自家的男人听,可男人就是不理她这一套。非但不理,反而还嫌他的媳妇事多,爱挑死理,爱挑斜理。弄得孙玉一直以来如同怀揣一只病猫,时不时地挠她的心,让她难安,令她不快。这不死不活的婚姻,好象是中了风,不知是他的思想偏瘫了,还是她的情绪偏瘫了,以致于无法沟通。家里大多数时候,她是动态的,他就是静态的。他不静态了,那就要争执不休,不说则已,一说起来就是一个字——吵,根本无法和谐,缺少积极有效的互动,如果双方都是静态时,这家里比坟茔地还冷清,还阴森可怕。好在孙玉有一个好女儿,上了大学,财会专业,毕业两年了,在杭州有了称心的工作,也有了可心的对象。姑娘一直是她的贴心小棉袄,心里有苦,有憋屈时,就跟姑娘唠叨唠叨,释放一下心中的郁气,这才感觉活在这个家里还有一点念想。
  眼下女儿就要远嫁他乡了,临行的前几天,她拉着女儿坐在沙发上,语重心长地说:“姑娘啊,你结了婚,到了人家,可千万不要走你妈的老路,千万不要过上象你妈妈这一辈子暗无阳光的日子,你可一定要听妈的嘱咐啊!刚结婚时,打下啥底,是啥底,这男人啊,都不可惯着,惯大劲儿了,改都改不过来了,你就完了。你到男方家里,一定要板着脸,不要多主动干活,更不要显示自己会干活。会干也说不会干,能干也说不能干,要让男的学会干活,家里的活,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两个人的事,绝不能你一个人大包大揽,全由你来干。与婆家人,能忍的忍,不能忍的,坚决不能忍,要据理力争,不能软弱,不能老好面子,你一不争,你一忍让,你一好面子,对方便会变本加厉,拿你不当回事,你就会把自己陷入无边的苦海里去了。姑娘啊,妈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啊,你可不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听过就拉倒了,一定要照妈说的做,妈怎能坑害你呢!你妈我是过来人,想想你妈我这辈子过的是啥日子,切记,切记。听着没有......”说完,她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男人没有理她。“妈,我记住了。妈你放心,我一定照你说的做,你放心好了。”
   听女儿这样表态,孙玉放心地笑了,心里好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轻松多了。孙玉说得自有她的道理,这也的确是她的经验之谈。
   孙玉年轻时,眉目清秀,脸蛋白晰,一米六的个头,不算高,但身材匀称,还条苗,朴实善良,接父亲的班,有了工作,又来了机会进学校,当了中学生物老师,由于认真学习,虽不是科班毕业,但教学水平却很高,深受学生喜欢。到了谈婚论嫁时,找对象,哪象当今的年轻人,要房,要车,要这要那的,在她的意念里,就是找一个老实人,过消停日子罢了,没有那么多的说道。经人介绍认识了在机修场里工作的普通电工小王,小王人老实,少言少语,说对心思,就爱笑一笑,说起话来,比较直,不会婉转,嗓门较大,可以说是个本分人,上班很是守谱。一米七的个,就男人来说,也不算太高,跟孙玉站在一起,还是很搭配的。那时的恋爱更是保守,不知谈什么,不会谈什么,偶尔的,你到我家来,坐一会,我送你走一段,我到你家去,呆一会,你送我走一程,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也没有在一起看过电影,更没有人前拉过手,也没有人后亲吻过。恋爱是如此的简单,相处象是平静的海面没有波澜,孙玉只是发现他有一点倔脾气而已,没有不良嗜好。行了,就这样吧,挑啥挑,要是挑,谁还没有点缺点呢?要成家时,孙玉没有张口闭口向婆家要过任何一样东西,给啥算啥,能办成啥样,就办啥样,没有难为婆家一点点。正因为她这样实在,婆家也没有给啥,连房子都是租的,她也没有嫌男人家里穷,高高兴兴跟对象白手起家过起了日子。
   孙玉人勤手快,干活麻利,婚后,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四下通亮,干净无比。她心甘情愿地干活,男人只知上班,下班,回家后什么活计都不动手,她也不使唤他,让他帮忙。她从不说累,也从不叫苦。男人享受着有家有媳妇的清爽,也享受着及时可口的饭菜。每逢节假日,她们小俩口去婆婆家,她更是表现得异常勤快,啥活都做,主动去做,出钱出力不计较,习以为常之后,什么活都是她的了,其他四个妯娌,两个大姑姐,什么活不做,专等她干活。面对妻子的无私付出从来没有笑着夸一句,说一句好,婆家那边呢,也没有什么表扬的话,一切都很正常。他更没有偷偷地给妻子买个小礼物奖励一把,浪漫一回,这些通通没有。时间久了,孙玉觉得这样好象不对劲儿,于是就打听同事,也打听其他亲戚邻里的姐妹,看看是不是都是这样过的。当她听说,同事很多老公都心疼老婆时,她心里犯滴咕了:我这样傻呀,结婚后,这不是成了男人家的奴才了吗?这叫什么生活呀!于是孙玉开始也叫男人帮自己干家务活,男人说啥不干,开始不干,也不吱声,后来,竟然他不乐意了,还放开大嗓门敢跟她喊了,女人就是干家务的嘛。家务是男人的活吗?孙玉开始生气了,而且一气就不可收了。吵嘴是成了家常便饭一样,少不了,省不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没完没了,吵不出来理,理不出头绪来,只有伤情,只有伤心。
   孙玉心里羡慕极了别人的老公,总是会哄女人开心,女人自然心情好,家里的麻烦就少,人家的感情就甜蜜。同事中这样的范例多的是,这样的甜蜜女人多的是。自己这是啥日子呢,当初找对象时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这点呢?有的男人天生就是一个木讷鬼,太不懂浪漫了,太简单、太粗俗了,太不懂如何对待女人,更不懂得如何关心女人,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总是让女人感到无趣或者让女人委屈得欲哭无泪。唉,何时自己的男人才能知道体贴自己,才能让这平淡如水的日子加点快乐的调料呢?羡慕累了,孙玉也想想自家男人,她也感叹:他不是不爱自己,也不是心里没有自己,可是表现出来,怎么就变味了呢?他怎么就这样粗枝大叶,大大咧咧,不在意老婆的心理感受呀!难道就不能在细枝末节上,讨女人欢心一下吗?她感觉对他的要求也不过分啊,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满意一回呢?
   有一年的情人节,早上起来,孙玉主动对男人说:“今天是情人节,你下班给我买点啥,行不?让我也美一把。”男人听后,不理解地看了她一眼,就说:“行。我下班回来给你买点巧克力吃。”听男人说买巧克力给她,她高兴了一天。晚上下班时,他手里啥也没有拿就进了家门。
  “巧克力呢,在哪里?”
  “啊。没有。”他还很坦然地说。
  “你不是说要给我买巧克力的吗?怎么忘了?”
  “没有忘。买了。半路上,遇上熟人了,给别人了。”男人平静地说。
  “给别人了也行,你就不能再买点去吗?”孙玉不是心思。
  “我算看清楚了,你就是心里没有我。”她开始生气了,报怨即来。
  “我真是搞不懂女人,怎么这么事多,不吃它,你能死啊?”他也脾气也上来了,音调涨高了不少。
   “我说你心里没有我,就是没有我。你还有理了。谁希罕吃那玩意儿啊,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把我放在心上。我说说还不行啊!”她心里的不平衡火焰在此时也噌地蹿起老高,越燃越烈。
   “你说啥就是啥吧,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说不过你。听你唠叨起来烦不烦人啊!你是小孩子呀,一块巧克力至于你这样动肝火吗?”男人一点不势弱,更不会安慰人。他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了。她躲在卧室始终懒得再出来理他。屋里静悄悄的了,掉根针也能够听到。一直到窗外人家华灯初上了,他们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她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也没有尝一口,她一夜无眠,他一夜鼾声。
   可下挨到天亮,她也没有理他。她洗洗脸,穿好衣服,跑到外面小吃铺要了一碗面,匆匆地吃过就上班了。
  “气死我了。真的气死我了。”孙玉见到同事就发泄开来。同事们问她怎么回事,她如实地说了。
   “哎呀,因为这么大点儿的小事,生啥气呀!犯不上。”同事们劝着。
   “我倒不是仅仅因为没有吃上巧克力生气,更主要的是生他跟我发脾气的气。”
  “这是何苦呢?算了吧。他又不是刚跟你过日子,不了解他。都老夫老妻了,他啥性格你也不是不明白。还在乎这个?那不是要气死了。不要生气了。”
   “有的男人善于表达,有的男人心里有不善于表达。男人绝大数都懒得跟女人沟通,也不愿意跟女人死缠烂打,更谈不上浪漫。这是性格的事,不是他不在意你。别生气了。”男同事更懂男同胞的心理,劝起人来也有一套。
  “是啊,我也不想生气,可是就是控制不住了。我最烦他说我唠叨,他要是做得好,我能唠叨嘛。总拿唠叨说事,气人。吵完了,人家老实了,一边呆着去了,也不哄哄我,他要是能哄我一句,我也不至于这样。”
   “谁让咱摊上这么个木头疙瘩人呢?以后就不要计较这个了,要不然还得生气。睁只眼,闭只眼好好过吧,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只是你没有看到罢了,生活哪有那么多完美。”听着劝慰,孙玉的气渐渐地消了。
   自这次七夕情人节事件以后,孙玉再没有主动向男人索要任何礼物,她男人呢,近三十年来也还是一如既往,从来没有在某个节日给她买过一星半点的礼物,更别说有个小惊喜。工资不见涨,脾气倒是渐涨,而且涨得很快,孙玉深深地领教了自家男人在感情方面的不情愿付出,不主动付出,在很多事情面前无所谓,在外面很重面子,在伴侣面前不习惯尽心尽力,马马糊糊,以为这是不计较,这才更容易伤女人的心。两口子不怕打架,就怕架打完了,只剩下更加难以接受的无边的沉默。如果在家庭里连一点梦想都不敢有了,连撤娇都找不到地方,女人的心花就会过早枯萎了,这岂不是更可怕,有谁知呢!孙玉心酸,有时竟能自己酸出一串串的泪珠来。女人都爱浪漫,浪漫不等于华而不实,也不等于就不踏实过日子,至少孙玉是个过日子人,她要的无非是一种小快乐,小满足而已,否则她就不会生气了。女人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男人不懂,领悟不透,矛盾在所难免,
  时光在飞速地奔跑,孙玉积攒的一腔寂寞却无法跑掉。转眼女儿都有儿子了,她当姥姥了。“十一”小长假期间,女儿就要回来了。孙玉的心又活泛起来,准备这个,准备那个,为孩子操心,为孩子忙活,她从不喊累,从不叫屈,她心疼女儿,愿意为女儿做她所能做的一切。
   “姑娘啊,在婆家是怎么过的?照妈的话做了吗?” 女儿到家屁股刚坐下,她就开问了。
  “妈,我在家里什么活都不做。全是他做。”她听着笑了笑,孩子爸爸听着,笑不出来,也不吱声。
  “妈,我去婆婆家也啥活不做。不做饭,也不帮婆婆做饭,吃完了,往那一坐,啥也不管。也不端碗,也不涮碗。我让他干。”爸妈互视一眼,沉着头,继续听。
   “我家小宋脾性好,他不说我,惯着我。他怕他妈看着过意不去,他就拉着我去厨房,让我在厨房里坐着,把门一关,他洗盘子洗碗,收拾东西。我在一边看着,一直这样。... ... ”她听了倒是心里踏实了,最起码她女儿不象她,在男人眼里不受重视,更不象她在婆家象受气的小丫鬟似的,无人尊重她。女儿的幸福令她感到一丝丝的安慰。女儿幸福地说着,也没有注意到她爸爸的表情,他很不自然,几乎要把头低到两膝盖中间去了。他心里似乎在想,这样下去,结局会好吗?如果有一天,女婿也象她妈妈对我一样发难,打架,或离婚,谁来收拾这残局?她妈妈是否还要怪罪在我身上,要不是我当初对她如何如何,我怎能如此教育孩子这样等等,他不敢出声规劝女儿,他也更不想在此时跟媳妇唱反调。
   不如意的岁月真象一把锋利的刀,它把女人的美与梦一点点地劈得粉碎。年近知天命时,孙玉面目上苍老了许多,黑丝全变白丝,总离不开染发显得年轻些,眼神里似乎装着不可泄露的密秘,笑容不自然,特别在意穿着打扮,身上的色彩也丰富多了,手里的包包也在不断地更换着。最明显的变化是容忍性更差了,这跟年轻时的温婉简直是判若两人。她有一个行为令两个女同事关注与费解,这两个同事与她在同一栋楼区居住,孙玉上下班时,非得电话约好,找这俩邻居同事一起走,至少要有一个同事跟她走。如果别人有最后一节课,不能提前回家,让她先走,她从来不走,她也不嫌走得太晚,硬是要等别人一起回家不可。
   有一天,学校组织郊游活动,不能当日回家,要在游玩处住一宿,学校为了节省点费用,于是安排两个人一个床就寝。那天,她正好被安排与邻居同事老赵同床,晚上就寝时,她可倒好,把四个大椅子依次排开,变成床,她把两人共有的一床棉被拿起来,一半铺在她的小“床”上,一半留着盖。

今早我看见,朋友发来的立秋祝福的短信。突然才意识到,原来今天都已经立秋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曾经我们骄傲的80后,被90后、甚至00后超赶着。蓦然回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真的老了,看着眼前的两个娃,我想写一点和青春有关的故事。哈哈!我是个奇葩哦!就写写那些年被逼婚的事情吧!

当我的同学还在高中上学时,我就被我妈逼着相亲了。真的,大家别误会我早熟,我发育可晚了。记得有一次,一个服装厂的小姑娘,神秘兮兮的跑到我面前,问我:“你知道女人是怎么生小孩的吗?”,我被她问傻了,笑着问她:“难道你知道?”她摇摇头:“我要知道跑来问你干嘛?”。这女孩没问过我问题,第一次问我问题。我好歹还是要回答一下,那时我们没手机,自然就没法去找百度先生

。我想电视上放生小孩时,就会叫着加油、用力之类的话。想想回答她:“可能就像解大便一样拉出来的吧”。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又点点头回去啦。现在想想,还挺好笑的,十七、八岁的她,怎么想到问我这个问题,为什么不问生过小孩的人?还是她比较相信我?

图片 2

哈哈!又扯到天边了,我还是绕回来吧!我来简书是为了记录生活点滴的,把开心的和不开心的,都和大家分享一下。本人接近文盲,所以写的不好大家见谅,我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虽然曾经也有什么豪言壮语的,但我发现都是不现实的。因为每次投简书专题稿都是被拒啦,自娱自乐,自己开心就行,不要想那么多啦。

我初中毕业后就去打工,打工第二年头回家过春节时。我妈就试探着问我:“翠,你上学时有没有喜欢的男孩?”我妈一问吓我一跳,妈啊!我就上到初中,又不是什么高中、大学,再说高中恋爱都属于早恋,何况我只是一个不满一米四的山里小孩呢!我说:“妈,我上学时都和女孩玩,和男同学基本上没讲过话,(这是真实的,不信问我同学去)”。

第二天上街,还真的碰到了一个初中男同学,关键是人家主动叫了我一声。他成绩不好,应该不上学了吧!他问我在哪上学?我说我早打工了,他说不可能啊!我没理他,就走了。

回家后,我妈就一直问我:“你那同学长的挺英俊的,他哪里的呀?”我瞪她一白眼:“这种事,你应该问媒婆去,不该问我”。

“你这孩子,妈不就随便问问吗?”妈有点不开心。

“收糯米喽!收糯米……”远处传来一阵喇叭声,我得出门透透气。

“翠翠,你家住在这里啊?问问你妈有糯米卖吗?”

我近视眼,一下没看清是谁,模糊着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我妈轻轻嘀咕着:“这是你同学吗?比早上在街上的同学更好看,好好和人家说话啊!”

我走近一瞧,呵呵!这不是我初中时的体育老师嘛!不过,我们老师长的是挺好看的。我:“李老师,你收糯米做什么?”

李老师:“我老婆开了个早点店,要糯米做早点”。

我回头看看我妈,得意的笑了笑。

只见我妈脸上,原本灿烂的白云似的微笑,一下就变成乌云了。

说说我妈为什么老催我相亲、找对象。说来话长,我辍学是因为我爸去世,家里没了经济收入,要挣钱活养弟弟、妹妹、还有奶奶和妈妈。我妈在家干农活,家里没男人干体力活,是不行的。不知谁给我妈出了个馊主意,让我找婆家,就有人帮她干活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有媒婆来我家,给我说媒了。男孩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媒婆故意引诱我妈说:“小房(男孩的简称)的爸爸一直都在家的,农忙时肯定会来帮你干活,你们开亲家,真是非常好,再说男孩也很不错”。

我妈好开心,笑呵呵说:“那明天让他俩在街上,见见面,反正是同学,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别说是小学同学,我们初中也一直是同学呢!我当时脑子里想的特别简单,不就是找个男人过日子嘛!随便啦!反正只要是男人,只要是他家人,答应帮我妈干活就行了。和谁过日子都一样,因为我从来到大,都听我妈的。不知道反抗,也不会反抗的。

那天说来也巧,媒婆的女儿也是我的好朋友,比我大两岁。下午我找她女儿小芳玩。我就和她说起,她妈给我做媒的事。大姐姐还是有经验的,她瞪大眼睛:“什么,我妈妈瞎闹,你千万别答应,小房是什么人,你不记得他小时候一直流鼻涕吗?脏死了”。

我:“那是他小时候,他现在不会流鼻涕了”。

小芳姐:“你个笨蛋!你才多大?你懂什么是男女之情吗?我明确的告诉你,他配不上你”。

我委屈的说:“人家本来就不懂嘛!人家服装厂又没什么男生,不像你学理发,见识的人多。”

小芳姐:“明天相亲,你别去了”。

我:“那怎么行,你妈知我妈都说好了,肯定都通知小房爸妈呢!”

小芳姐:“好吧!你明天去和他见一面,我警告你啊,看不上、没心跳感,一定要记得拒绝啊!你选择了他,就是要和他过一辈子,不要为了一点农忙活,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屁事都不懂的我,回家的路上在想,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心跳?可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想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孩。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妈带我来到街上约好的早点店。她做事就是急,人家男孩和媒婆还没来呢!我一直盯着门口,我们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一辆崭新的摩托车载着一个人,缓缓向我们使来。车上坐的是小房和媒婆。两年多不见,男孩长的快,都快一米八了,不像我长了个娃娃脸,还长了个娃娃身体。小房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服,摘下他头上的摩托车帽子。整体感觉还行,呵呵!已不是当年那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了。

我们面对面坐着,他点了早点。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坐的这么近,有点紧张啊,又想起小芳姐的话,对,我不能随便就找一个男孩,过一辈子。再说,小芳姐都说他配不上我(这是笑话,人家男孩现在老有出息了,只不过我当初什么都不懂,只想听小芳的)。对,我要拒绝。

我就说:“对不起,我还小,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我们也不合适,你这么帅,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

小房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笑着。媒婆问:“翠,你坐小房的摩托车回去吗?”

我:“不了,阿姨,你俩一起骑车回去吧!”

我们回到家后,我妈一直很生气。当时有人在,也不好说什么。

我妈:“明明说好的,你怎么反悔呢?”

我:“我反悔什么?”

我妈吼着:“你明明答应我,找一个人家,帮妈妈干活,眼前一个这么好的小伙子,你都拒绝”。我妈看了看我,又用哀求的语气说:“我等下去媒婆家,就说当时你糊涂了,你是愿意和小房好”。

我:“妈,其实我不想相什么亲,我想等过了年后,我去找所学校学个电脑,找个轻松的活干干,服装厂太累,动不动就来个通宵”。

我妈一听我不想相亲,还想学电脑,彻底火了,因为以前,我一直是个听她话、不让她操人的孩子。

我妈竟然哭了,她边哭边哭:“你爸去世这两年,我有多累,我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要挑稻耙、要挑油菜、要挑猪粪、要挑水,我容易吗?我挑不动啊!让你找个婆家,好有人给我干点活,你还不同意,你太不懂事了……”

我妈的泪像发泄出来的喷泉,越哭越伤心。我在一旁不知所措,心里有很多想说的话压了下来。

顿时,我的泪也下来了,想想,就你(我妈)苦我不苦吗?你的苦说了,我的苦还没说呢!我擦擦眼泪说:“妈,我明年还去服装厂打工,小房的事还是别去说了”。

这次的事,我很委屈。被妈妈哭着说我不懂事。一个人憋着气去打工,但心里老想着妈妈哭的样子,想着人家可以上学,而我却被逼着相亲,我不同意,妈妈大哭,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找一个帮家里干农活的大力士吗?我也有我的理想啊!就这样,我来厂里,整夜整夜想的睡不着觉,内心特烦燥,可能最开始的忧郁症,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如果我妈妈当时能听听我的心声,不要只顾她一个人诉苦,我也许就不是一个有忧郁症的人了。

呵呵!过去的都过去了,用自己的经历去弥补孩子。让我的孩子能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不去干涉他们的人生,自由飞翔。

图片 3

编辑:关于文学 本文来源:消化残局,曾经被逼相亲的岁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