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关于文学 > 正文

【莲灰·随笔】 张大山

时间:2019-10-07 08:33来源:关于文学
张大山亵渎观音菩萨,肯定会遭报应的。张家屯的乡亲们都这么认为。 张大山是队里的年轻社员,今年二十岁。就在他刚满五岁那年,父母离异,但谁也不要张大山,无奈何年迈的奶奶

张大山亵渎观音菩萨,肯定会遭报应的。张家屯的乡亲们都这么认为。
  张大山是队里的年轻社员,今年二十岁。就在他刚满五岁那年,父母离异,但谁也不要张大山,无奈何年迈的奶奶收养了他。一切可想而知,张大山自然成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刁民无赖。读小学,他是有名的“调皮捣蛋鬼”,上三年级后不久就被开除了。自此,张大山便在社会上“游荡”……奶奶去世后,张大山失去了经济来源,只能入社“混工分”,糊口。但他却不好好劳动,总想出人头地。
  两年后,张大山大显伸手的良机终于来了。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时世造就的“英雄”张大山首当其冲,毅然带领一群“红小兵”一举捣毁了屯东头的关帝庙。这之后,他凶神恶煞般挨家挨户搜查所谓“封、资、修”的东西,结果一无所获。但张大山并未灰心丧气: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他深知西邻老刘太太笃信佛教:每天烧三炷香,三拜九叩,念念有词,十分虔诚。可刚才,她家陡然间香火消失了,莫非……“不行!我得杀个回马枪,我就不信……”想到这儿,张大山满怀信心决定道。
  再次踏进刘老太太的家门后,张大山翻箱倒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在西屋墙角的鼠洞里搜出了一尊观音菩萨铜像来。
  待张大山如获至宝地抓在手时,猛然悟到了什么,便将铜佛头朝下移到自己的裤裆前,然后叉开两腿,摆出了撒尿的姿势,哈哈大笑道:“好哇!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以前你天天享受着刘老太太的供果和香火,好不自在呀!如今你落到了我手里,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那么,我用你做什么最合适呢?干脆给我当个尿壶吧!”说完,张大山手拿战利品,扬长而去。
  刘老太太见此情形,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暗自叹息道:“唉!这真是造孽呀!”
  平时,每逢人们提起张大山,便异口同声地诅说他:“头顶上生疮,脚后跟流脓——坏透啦!”倘若张大山在大街上出现了,人们便不约而同地在背后诅咒他道:“挨千刀的,不得好死!”
  张大山对此不以为然,他总是沾沾自喜地道:“好人没长寿,坏人活不够!”
  有生以来,张大山的“坏心肠”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只要欲望得到满足,他就兴高采烈、欣喜若狂……反之,张大山就会恼羞成怒、丧心病狂,直至……
  早在张大山六岁那年夏季。
  一天早饭后,张大山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他悄悄跑到屯东头那片空地里,眨眼间挖了个坑,再用树枝和嫩草覆盖,最后上了一层土,用手拍实。至此,张大山自觉天衣无缝,便去找伙伴们前来玩耍。届时,他有意将其诱入“陷阱”内,结果造成一位小朋友左脚踝骨脱臼的意外伤害事故。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张大山看见西邻年逾六旬的王奶奶坐在自留地北头用扒锄艰难地铲草,他便溜到地南头,在垄沟里拉了泡屎,用细土覆盖后逃之夭夭……待到王奶奶铲到那里时,竟然坐了一裤子屎尿……
  至于说张大山上学后,不失时机地往女生坐垫下放石头块儿硌人家屁股,把尿倒进水桶让同学们喝,课余时间独自跑到建筑工地向和好的水泥浆里投掷石头子等,更是不胜枚举。
  步入社会后,张大山的“坏人招术”更是花样百出,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精益求精的地步了。
  “文化大革命”后期,张大山一跃成为大队“群专”副队长。那年腊月二十八,大队开罢“批斗四类分子和地、富、反、坏、右”大会,张大山一眼看见了一瘸一拐地往外走的地主赵天钦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他竟然舀了一瓢凉水快步追上去,不由分手将水全部泼到赵天钦头顶上,致使对方的棉袄、棉裤,乃至棉鞋里都是水。回到家时,赵天钦的双脚冻得粘在鞋上了。
  阴霾的冬天过去了。那么,张大山将会如何呢?
  就在打倒“四人帮”后的第二年盛夏。
  那天中午,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空,忽然从西北方飘来一片乌云,眨眼间定格在张家屯上空,随着一声霹雳响过,一个大火球“腾地”蹿进了张大山的房门……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张大山早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奄奄一息……闻讯赶来的人们惊奇地发现:张大山的两腿间空空如也!
  “这是天报啊!”人们不无感慨地道。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坐落在松花江畔的张家屯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戕事件,死者是鳏夫张大山。
  时值深秋。这天下午,寒风夹杂着落叶猛烈地敲打窗户,阴暗、潮湿的土坯房里,主人张大山躺在冰冷的土炕上,病魔缠身,疼痛难忍,生不如死!
  张大山年逾六旬,自打老伴刘玉梅去世后,他一直是独自生活,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尽管瘸腿儿子张庆明住在邻屯,但他并非“常回家看看”,只有逢年过节才会登门来探望老父亲,停留片刻,,便一走了之。三个女儿呢,她们均远嫁他乡,通常是几年不回家一趟。因此,一年到头陪伴着张大山,便是墙上的那杆猎枪了。
  张大山拥有猎枪,开始打猎生涯,至今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了。这期间,张大山与这杆枪形影不离,友谊比海深,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张大山一生的荣辱与这杆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终导致张大山的毁灭。
  平时,张大山只要一看见这杆枪,思绪便把他拉回到了过去。
  当年,张大山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时,便跟随父亲去打猎,练成了“飞马打鸟,枪掐芦苇”的“神枪手”,着实令人羡慕。后来,他子继父业,收入颇丰。
  时至今日,令张大山自豪的是,他还活在世上,而从前的同行兄弟们都先后去世了。其中,他们死去的方式大都令人忌讳:横死。
  待到张大山把方圆百里的神枪手们一一在脑海里过滤之后,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内心痛悔地道:“这都是报应啊!报应!”说完,他流下了眼泪……
  俗话说,杀一千到一万,放下猎枪就是穷光蛋。钱哪去了?全都被猎人自己吃了,喝了,消耗殆尽。
  就说张大山吧,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这话当然跟张大山无关。因为龙是神话传说中的动物,世间根本不存在,张大山怎么能够品尝到龙肉的鲜美味道?那么驴肉呢,满地都有毛驴奔跑,司空见惯,张大山早就吃腻味驴肉了。
  俗话说,宁吃飞禽八两,不吃走兽一斤。张大山呢,却是飞禽、走兽来者不拒,双管齐下,尽情享用。
  先说飞禽,野鸡、野鸭和大雁等鸟类,无不在张大山的枪口下应声落地,成为盘中美餐。
  走兽呢,老虎、野猪、黑瞎子、鹿、狼、貂,袍子、貉子、獾子、兔子、狐狸、黄皮子和山狸子等动物,或被毒死,或被擒获,或被打伤,最终无不成为张大山的战利品。
  俗话说,两条腿不吃风筝,四条腿不吃板凳。这话用在张大山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年复一年,张大山疯狂地乱捕滥杀各种动物,总是空手出门,满载而归。接下来,他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幸福快乐至极。
  就因为这样,人们才不约而同地指责张大山“伤天害理”、“缺德”和“做损”什么的,因而他屡遭报应。
  光阴荏苒,时间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正值深秋。那年,张大山的孙子小宝刚满八岁,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人见人喜欢。
  一天中午,张大山忽然看见一群大雁从天空飞过,他赶紧回屋拿出猎枪,迅速装上火药,正要举枪瞄准射击时,却因为内急而中止了。
  就在张大山跑进茅楼解手的一刹那,一直在近旁玩耍的小宝不知怎么把枪弄走火了,当即葬送了性命。
  至此,张庆明夫妻俩与张大山反目为仇,一夜之间搬到邻屯去居住了。
  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在第二年夏天,刘玉梅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去世了。
  安葬了刘玉梅之后,张大山内心孤独、寂寞、惆怅,每天借酒浇愁。酒肉菜从何而来?他只能是扛枪上山去打猎。
  自此,张大山“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离战场”,陷入罪恶的漩涡里不能自拔……
  直至大前年,张大山在大青山追赶一只大火花狐狸时 ,由于一时不慎,失足落下山崖,摔断了左腿骨,这才偃旗息鼓,鸣金收兵了。
  如今,张大山依旧躺在炕上,艰难度日。虽然他的骨伤早已治愈了,但是一遇到刮风下雨天,左腿就疼痛不止,张大山只能是咬牙坚持着,坚持着……
  有人形容破得不能再破的自行车时说,除了车铃不响,别的什么都响。此刻,张大山全身仿佛散了架子的自行车一般,每一个器官都在癌变、衰老,或者死亡。每天,他只能凭借呼吸来证明自己活在人世。
  近几天,张大山的左腿经常疼得发昏。
  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此刻,张大山猛然感到自己“兔子尾巴长不了”、“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他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昨天晚上,张大山躺在炕上,辗转反侧,就不能寐。直至午夜,他才沉沉地睡去。不久,张大山就被噩梦惊醒了。他梦见自己从前所杀的生灵,全都变成了面目狰狞的厉鬼,张牙舞爪地奔过来索命……醒来后,张大山内心狂跳不已,周身大汗淋漓……
  随即,张大山内心绝望地道:“我完了,彻底完了!”说罢,他又开始在死亡线上挣扎了……
  眼睛,仿佛被抠出来似的疼痛,这让张大山想起了自己从前打瞎狐狸眼睛的情形。
  胸腔憋闷,呼吸困难,难受极了,这让张大山想起了自己从前挥拳打狼时的凶狠。
  整个头部炸裂般疼痛难忍,再次令张大山昏死过去……
  待到张大山清醒过来的时候,再次绝望地道:“我完了,彻底完了!”追根朔原,他声嘶力竭地大喊道:“这都是报应啊,报应!”说完,张大山悔恨不已,泪如泉涌……
  不过,张大山在临终前,还要实现一个美好的愿望,那就是要再“过把瘾”。这样决定后,他便开始付诸行动了。
  待到张大山艰难地下了炕,踉跄着挪动到西山墙,伸手摘下了那杆落满灰尘的猎枪,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末了,他急不可待地翻找出火药来,然后火药上膛,不由自主地勾动扳机,只听“轰地”一声响,张大山的脑袋被炸了个窟窿,顿时脑浆溢出,鲜血如注……
  待到人们闻讯赶来时,只见张大山倒在血泊里,早已气绝身亡了。
   “枪走火啦!”人们只能这样解释张大山的死因。            

编辑:关于文学 本文来源:【莲灰·随笔】 张大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