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门新濠影天地网站 > 文学小说 > 正文

奔赴你我的天涯,我不是你等的那个人

时间:2019-09-26 18:36来源:文学小说
她像孩子似的蜷在被子里,长发散落在枕头上,微微上翘的长睫毛遮住了美丽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唇时而撅着,时而又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天知道她在做着一个什么样的梦。 她已经睡

  她像孩子似的蜷在被子里,长发散落在枕头上,微微上翘的长睫毛遮住了美丽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唇时而撅着,时而又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天知道她在做着一个什么样的梦。
  她已经睡了半天了,子言也看了她半天,还帮她盖了9次被子。
  日近黄昏,房间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子言轻轻打开床头灯,继续看着那张怎么也看不够的脸。
  自从七年的初恋输给了一个年近半百的大款后,子言以为自己已经丧失了爱的能力。他疯狂地工作,从一个小职员做起,到项目经理,再到公司副总,直到有了自己的公司。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子言过着清教徒一样的生活。公司里不乏漂亮能干的女孩,业务伙伴中也有不少女子对他格外垂青,子言都漠然处之,以致于女孩子们都以为他生理有什么毛病。
  八个月前,公司发生盗窃案。她带着一帮警察来公司勘察。子言对这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漂亮女孩颇为不屑。
  同行的一位挺帅的警察说:“怎么,瞧不起她啊?告诉你,人家可是警校的高材生,我们队的谈判专家。”
  她大概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若有所思的看了子言一眼,浅浅一笑,嘴角边两个梨涡。
  “真好看!”子言想。
  她问了子言一些似乎无关痛痒的问题,子言更加不屑了。对她说:“你还是来我公司上班吧,象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做警察不合适。”
  她也不生气,看子言一眼,浅浅一笑,嘴角边两个梨涡。
  第二天,她带着她的一帮兄弟来公司带走了子言的女秘书,子言听她分析案情简直就象在看一部推理小说。
  晚上,子言失眠了。她柔柔的声音老是在耳边盘旋,搅得子言冷硬了多年的一颗心柔软得一塌糊涂。闭上眼,就看见她浅浅的笑颜,明亮的双眸,嘴角边两个梨涡。
  子言高兴地发现,自己还是有能力去爱一个人的。
  
  子言打她手机,她不接。
  子言接她下班,她开着警车从子言的大奔边呼啸而过。
  子言便打她办公室电话。
  她的同事实在不堪子言的骚扰,便对着话筒拉长声调说:“她说她不在。”
  她只好在同事们善意的笑声中接受了子言的约会。
  
  子言捧着99朵红玫瑰在“钟爱一生”咖啡馆等了半天,她才带着一个女孩姗姗来迟。
  她说认识一下,这是阿紫,我最好的朋友。这是子言,你们聊吧,我还要出现场,拜拜。
  她开着警车呼啸而去,子言愣了半天心里还七荤八素。
  那个叫阿紫的女孩温柔地笑笑说:“你别介意,警察就是这样,有时喝杯咖啡对他们来说都是很奢侈的事,因为案情会随时随地出现。”
  她办完案子回家已是半夜,竟在自家楼下碰到子言。
  她笑着说:“世界真小。”
  子言说:“是时间太慢,我等了四个小时你才出现,可我好像已经等了半辈子了。”
  “死阿紫,出卖我!”她嘟哝着,转身想逃。
  子言突然握住她的左手,她右手立即条件反射去掏手铐,子言已经吻住了她的唇。
  她挣扎了一下,掏手铐的手就箍在了子言腰上。
  
  她的局长说二十八岁的大姑娘了,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这次一定要给你放大假,把手上的案子都放下,好好放松一星期吧。
  于是子言陪她来到风景秀丽的三亚。在天涯海角,子言给他讲了自己的初恋......
  她深情地吻子言的眼睛,对着大海大声宣布子言是她的初恋。
  子言紧紧拥着她,告诉自己,这个女孩就是你许子言今生要等的人。
  假期结束不久,她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负了伤。医生说她脑部受到强烈撞击,可能会永远昏迷。
  子言不信,衣不解带地守在病床前,不停地诉说他们在一起时说过的绵绵情话。
  七天后,她睁开眼睛,笑着说子言:“你不刮胡子的样子好丑。”
  子言流着泪笑了,用胡子去扎她。
  一边的医护人员和战友们也都流着泪笑了!
  医生说是他俩的爱情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
  
  出院后,她更忙了,忙得跟子言见面的时间都没有。每次约会,赴约的都是那个叫阿紫的女孩。每次她都在电话里说出一大堆理由,然后说声对不起,最后还千叮咛万嘱咐,叫子言一定照顾好阿紫,因为阿紫是个孤儿、因为阿紫是她最好的朋友、因为阿紫是个特别好的女孩、因为……
  
  一个周末,子言好不容易在公安局门口等到她。坐进子言的车里,她说我们去阿紫家蹭饭吧,子言你肯定想象不出阿紫做的菜有多好吃。你看阿紫又漂亮又能干还会做饭,数完美女人,还看阿紫啊!
  子言哭笑不得,尽管很生气,又不忍心责备她。
  
  阿紫真的很能干,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上桌了。
  子言刚打开一瓶红酒,她的手机响了。眼睁睁看着她一阵风似地卷出门,子言郁闷地干了满满一杯酒。
  阿紫细语柔声安慰子言,不停地给他夹菜。
  子言突然发现,阿紫有一双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大眼睛。
  饭后,阿紫给子言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然后独自去厨房收拾。
  吃了阿紫做的菜,喝着阿紫泡的茶,子言想:有家的感觉真好。
  该告辞了,阿紫帮子言穿上外套,突然从身后抱住他说:我爱你,子言!
  子言逃也似的出了阿紫家,径直来到她家楼下,竟看见她的房间亮着灯。
  
  她在床上拥被而坐,默默出神。她爱子言,一往情深。可是自从那次负伤后,她就决定放下这份感情。她是警察,而且是刑警,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正因为她知道子言对她的感情,也知道子言受过感情的伤害,她才会想到万一她牺牲了,对子言的打击有多大,何况,目前她就在办一桩非常重要的案子……
  她正胡思乱想,子言出现在房门口。子言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躲我,我也知道阿紫是个好姑娘,但是我爱的是你,无论你的工作有多大风险,我愿意和你共同承担。               
  她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如果我给了你错觉,我向你道歉,阿紫才是你今生要等的人,所以,本案终结。
  子言默默地看着她,突然把她拥进怀里,迅速地吻住她的唇。
  她愣了一下,开始热烈地回应。
  子言轻轻咬着她的耳垂,问她:还敢说本案终结吗?
  她把脸埋进子言怀里,不说话。
  子言说我好想有个家,我们结婚吧。
  她说我明天就出差了,回来再说吧。
  
  她这一走就是半个月,子言都感觉过了十五年。结婚的准备工作子言已做好了,就等她回来去挑戒指。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所以子言放下了所有的工作专心等她醒来。
  
  奶奶敲门叫他们吃饭,她这才睁开眼睛。她对子言笑了笑,问:“阿紫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子言拧拧她的鼻子说:“真没良心,我在这看你半天了,你也不问问我这些天过得怎么样。我在等你的答案呢。”
  她沉默了片刻,说:“对不起子言,我其实一直都在考虑我们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但你就是不相信,所以……所以我争取了这次出差,其实这次我可以不去,但李浩天希望我和他一起去,顺便见见他家人。浩天一直在追我,但我很笨,直到你出现,我权衡再三,还是决定选择浩天,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婚纱照,浩天姐姐是开照相馆的,她坚持要我们相信她的技术,我们就拍了。对不起……”
  子言看了照片,才知道李浩天就是那个长得挺帅的警察,她穿着婚纱站在旁边,美艳动人。
  
  子言决定和阿紫结婚,她给他们送上真挚的祝福。子言发现穿上婚纱的阿紫一样美艳动人。
  交换戒指时,阿紫望着子言,满脸幸福。
  她也望着子言,满脸幸福。
  她陪阿紫去更衣室换礼服时,电话响了,她匆匆跟阿紫道别。走到大厅门口,她蓦然回首,与子言的目光不期而遇。
  她笑笑,指指更衣室,又指指子言,挥挥手走了。
  子言明白她的意思,实际上,从给阿紫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子言已经决定忘了她,好好待阿紫,一生一世。
  
  一个月后,子言和阿紫结束了他们的蜜月旅行,从瑞士回国。
  去机场迎接他们的是李浩天。
  浩天说子言婚礼的那个晚上,他们跟了很久的一个贩毒案收网了,她追赶漏网的毒枭时中了枪,牺牲之前,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击毙了毒枭。那张婚纱照是她叫浩天用电脑做的,正因为知道这次任务的危险性,浩天才同意做了她的同谋。
  
  车子径直开到了烈士陵园。浩天说:“子言,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一定要幸福。”
  抚着冰凉的墓碑,子言泪如雨下......
  墓碑上的她望着子言,漂亮的脸庞有浅浅的笑,嘴角边两个梨涡,美丽动人。
  
  一年后,阿紫生下一个女孩。
  阿紫说:“子言,女儿的名字就叫海月吧。”
  四目相望,泪汹涌而出……
  海月是她的名字。
   
  杨甦2007年作于兰州   

瞬间我遗失了所有的欢笑;亲爱的,我的记忆怎么成了黑白色。

那个夜里茉儿一夜没有入睡,她在想他,想明天该如何和他道别,该如何笑着送他离开。

整整一夜茉儿找了无数个借口来说服自己,可最后还是用失败告终。她爱他,那种爱早已经胜过爱自己,只是一切的一切有茉儿自己心里最明白。

子言对茉儿说,茉儿等我,等我回来我一定给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带你去属于我们的天涯海角。你不可以拒绝不可以逃避,只能选择接受。你明白吗?

子言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狠狠的烙在茉儿的心里,茉儿看着子言只能微笑着一脸无谓的摇晃自己的脑袋。然,茉儿心里却早已喜极而泣,她知道自己付出的这些年想得到仅是这些而已。可如今她不能接受,更舍不得拒绝。

子言与茉儿都是工作狂人,两个很现实的人儿,都不肯为彼此放下工作。子言则两天短出差,三天久出差;茉儿则应酬的时间要比与子言约会的次数还要多。这次子言要飞往距北京很远的城市,说要呆一个月那样的时间,父母朋友都会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然而唯有茉儿和往常一样安静。她不知道他究竟去哪里, 也不想知道。因为她不想像别的女人一样去哭闹说自己很舍不得他,虽然她会很想念他。

就这样,她不问,他亦不说。他们的爱情表明就是如此的平淡,但在彼此内心对待爱情的态度却是波涛汹涌。那种感觉在别人眼里就像是沉睡中将要宣告死亡的爱情,然而在他们眼里、心里却是很幸福的、安心的、一辈子都不会厌倦的。也是将要守护一生的。

只是茉儿在想,如若子言将这些话早说出181天的话,或许她就不会如此的纠结;或许就不会接到子言母亲的电话;或许子言母亲就不会哀求自己离开子言;或许她会辞掉工作,然后选择做一位家庭主妇。如今的一切茉儿除了感觉对子言母亲的内疚,余下的只是绞尽脑汁的离开。不再让子言发现,不再如同上次一样被子言抓了回来。

子言和茉儿或许是心有灵犀的,茉儿想的一切都被子言猜的正着。

子言发短信给茉儿说,茉,你不要在想那些愚蠢的想法。你的演技或许在其他人眼里很好,但是在我眼里很差。你个笨蛋,不准在像上次一样找个冒充的第三者出来。更不要说你不再爱我。因为我知道我爱你。

茉儿对子言说,你是孙悟空有一眼就可以看穿人的功能吗?

茉儿对子言说,其实,我在想是不是我对你的关心太少了,是不是你更需要一个可以照顾你,每天在家等你回来一起吃饭的女人?

子言对茉儿说,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也有了。你个笨蛋不许在乱想。或许在别人眼里的我们不是很幸福,但真正能体会到的是我们不是吗?

茉儿想对子言说,“言,伯母帮你找了一位更适合你的人来做你爱人。可能她真的比我好。据我所知每天的早餐,午餐,晚餐都可以陪你吃,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在家安静的等会归来然后给你一个拥抱。你知道,这些我很难做到。这也是你梦寐以求的不是吗?……”茉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眼眶里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她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字,可脑海里依旧是清醒的。她在想子言母亲说的对,我也想让子言更幸福,每天回到温馨的家里都会暖暖的,然后抛掉工作上的种种疲惫与家人一起欢颜笑语。可子言的母亲却没有想到,再他们眼里那对并不是很幸福的恋人说分手却是如此的困难。或许就连茉儿都震惊了,原来对子言的爱早已深入骨髓。

子言母亲打电话说,茉儿分手的事情等子言回来再说好吗?听说这次子言出差很重要,我不想因为你们的事情影响他的情绪。他每天的工作量那么大,我想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虽然你们之间的感情淡了,可毕竟相处了那么久。多少会有一点不舍。

茉儿面对子言母亲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却只好对她说,伯母,明天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就先睡了,您也早点休息,晚安。茉儿控制自己尽量不要让电话的另一端听到自己的抽泣声。可最后还是失败了。子言母亲后来说,看吧,在你眼里你的工作还是比子言重要。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我们子言需要的是一位可以照顾他的女子。茉儿你是一个好女孩,希望你离开子言更幸福。

那次那夜,茉儿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发短信告诉子言,明日不能亲自送他登机。

子言说,没有关系。他会想茉儿。

茉儿对他的爱,瞬间就连茉儿也不清楚了。如果爱,为什么自己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了?

茉儿亲眼见到子言乘坐的班机起飞。就在子言准备登机的时候她亲口对他说了,再见,好好照顾自己,我想你。只是,这些话子言没有亲耳听到。茉儿看着子言的身影,假装当作他就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与他拥抱、轻轻将自己的嘴唇印在自子言的额头上。

某天,茉儿收到一封Email,内容是这样的:“小傻瓜,不是说好不送机吗?那么为什么来了还自己躲起来了;不想被我看到,还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呀?!嘿嘿,如果是想躲我。那么我告诉你失败了昂,你应该提前和我策划一下的。呵呵。我在这里很好,不用担心。这里的事情处理的很顺利,我想我可以提前回去。傻瓜,送机的时候流泪的是么?我也很很很舍不得你,很很很很想你。好了,茉记得我想你。因为时差的原因都没有好好休息了。现在是凌晨一点,我要去睡觉了。对了,附件是你的照片,不过是我偷拍的,是你躲在柱子后面哭泣的时候。呵呵,想你,晚安。”后面的名字是——子言爱你"。

又一次,又一次茉儿哭泣的不成样子,脑海里占满子言的身影,他的每一句话都在大脑里回响。

就在子言回来的前两天茉儿对子言母亲说她辞掉了工作,并且离开了北京。

在茉儿离开的第三天,她收到了子言手机发来的群发短信,内容却让茉儿像似一个木偶一样,虽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没有了任何的思想。

当茉儿奔赴到短信中提到的中心医院时,看到的是整个楼道里都占满了子言的亲人朋友,同时也看到了他们痛不欲生的面孔;听到的是病房里传来像似子言母亲的声音,然而那种声音却可以让人的心撕心裂肺的疼痛。

茉儿最后见到子言是他躺在病床上,身体上盖着惨白的东西。茉儿万万没有想到,一封Email竟然是子言最后一次的言语。

送子言来这里的人说,他跌跌撞撞的‘凌圆’小区里跑出来,恰好对面有一辆飞奔而来的私家车…… 那个人没有说完就哽咽了,茉儿像疯了一样跑到他的身边摇晃着他,逼着他说后来……

听说,凌圆是茉儿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子言母亲走到茉儿身边,拽过茉儿狠狠甩了一耳光,声音很清脆。最后中心医院的人员把子言的随身物品都交给了茉儿,那是子言的行李箱和他当天身上穿的衣服。行李箱已经染遍了鲜血、破了,里面装着一件白色的抹胸小礼服,还有子言的衣服和一枚戒指。茉儿记得那些衣服都是她与子言一起挑选的,除了那件白色礼服。茉儿记得那时候衣服都是最漂亮的,最干净最整齐的,也是他们两人都喜欢的。可如今染上了抹不去的颜色,都破了。

茉儿紧紧地握着那些东西,握着子言唯一留下的带有血迹的东西。突然她像是患有软骨病,瘫坐在地上。她说逢人就说,她看到子言开开心心的回来了,他还对茉儿说,茉,我回来了,我要与你兑换我许下的诺言。可茉儿又说,就当自己想抓住他的时候,他却不见了。

有人告诉茉儿,那个小小的盒子,附带那张黑白照片,从今开始便是子言的新家。

后记:子言的母亲说茉儿是扫把星,害了子言。茉儿说要带走子言,要和子言一起居住新家里。子言的母亲却开口大骂茉儿是个疯子。像木偶一样的茉儿满眶的泪水,只好疯癫的带着子言最后接触的物品离开。她听说南边有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她说她要带着他去那个地方,她说他曾经和她说过,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那天,她穿上了他买给她的那件白色抹胸小礼服带着他最后的气息离开了。她说他很聪明,那件抹胸小礼服她穿着不偏大亦不偏小。

喜欢请点❤️哦!

图片 1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奔赴你我的天涯,我不是你等的那个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