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文学小说 > 正文

卡尔维诺

时间:2019-10-06 20:35来源:文学小说
今天下午与妈妈带女儿去散步,女儿在水上公园花坛的玫瑰花前转来转去,时而向上一窜,企图抓到花儿,我一再制止,她红了眼圈,眨巴着眼有泪花,我和妈妈看到她手掐着手就明白

图片 1
  今天下午与妈妈带女儿去散步,女儿在水上公园花坛的玫瑰花前转来转去,时而向上一窜,企图抓到花儿,我一再制止,她红了眼圈,眨巴着眼有泪花,我和妈妈看到她手掐着手就明白了,一定是被刺儿划到手指,果不其然,她还把血擦到了花坛沿上,我拿纸巾给她擦手止血,妈妈则捏点儿土抹了抹瞬间已干了的血渍,拿过纸巾蘸清水再擦:“别到处抹血。”看女儿撅着小嘴吧流泪,就揽过她擦擦泪,:“好孩,不哭了!我给你讲个聊斋故事好么?”女儿脸色舒展点了一下头。妈妈说:“不要讨厌你妈妈说你,这样会影响环境的美丽……”“姥姥讲故事嘛,那叶子上也有……”妈妈看着那微乎其微的血迹居然讲出了三个故事:
  
  一、沾上草的血污要处理干净
  
  解放前的莘庄与李庄之间的山间小路,两边几乎一个墓地连一个墓地,那时人穷,多使用破席子一卷就埋了,有的甚至挖个坑只用一点东西盖盖脸就埋了,有时会见一些残骨烂肉……也常传出些奇怪的事情来,所以从那条路上走的人几乎都是心里发慌,匆匆而行。莘庄的几个人相约去赶集,回来的路上,本来是艳阳高照,可一霎时狂风骤起,眼见突如其来的大雨,他们见其中一个朝路边的大柿子树下跑,就都跟了去,可雨越下越大,雷声隆隆在头顶里转来转去,一阵比一阵声音大,嘎拉嘎拉拉,闪电刺眼在周围划来划去,大家心里越来越怕,一个老者暗暗纳闷:“看这雨不善,来势奇怪,雷也在咱们头上转来转去不离开,是不是咱们当中有做过坏事的?谁做过坏事说出来吧,别把大家拖累了!”可看看群里都是些平时老实巴交的乡亲,看谁也没有犯罪的亏心样,老者自言自语:“难道有东西……?”他转来转去看了一圈心想:”老天爷,你……啊!”他边想边无奈的抬头看天,好家伙!他看见在大家头顶以上,一根伸出的树枝上趴着一个小媳妇,煞白的小脸红红的嫁衣,手里抓着一根月子草。老者明白了,不动声色把大家往身后一推,伸手拔出长杆烟袋,一踮脚,伸手用烟袋锅儿一下勾去那小媳妇手里的月子草::“原来是你!”一个响雷炸的大家几乎晕过去,只听得雷声里一声惨叫,那女人不见了,刹那间雨过天晴。老者传出,不知谁家不干净,没处理好污物,草上肯定沾有血污之类,被异物拿去了月子草遮体救命,也或许是月子草本身变异,如果不是老者看到还不定会闹出啥坏事呢,大概已经灰飞烟灭或被神拿了去,大家一传十十传百教人接受教训,注意清洁,别把血污之类暴露,见则埋置或另行处理干净。
  
  二、石头等沾血要用土掩一下或另行处理干净
  
  农业学大寨风起,各村里都学大寨,整田土,砌坝堤,一个小村里传出一件怪事。坝堤工地上众人休息时,有人说起害怕一件东西:“吭”!大家听了也心里紧张起来。是最近天一黑就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在村里转,还发出沉闷的声音:“吭!吭……”只听见声音看不见,只好像一大团东西,又是一飞老远,有时像青蛙一样蹦着起落……这几天已传得神乎其神,大家谈及变色,最近天不黑家家就关大门。给大家记工分的队长,也凑过来听,可这牛鬼蛇神之言论是不可言传的,想想起以前文化大革命·土地改革期间被打死的人,一泄漏说不定会一传十十传百,添盐加醋会招致难预测的倒霉事。
  可这样总人心惶惶也不是个常理,怎么也得有人出面领导着弄明白,给大家一个安定生活环境。最后还是找村长把事挑明,十几个人偷偷研究一下该怎么做,村长以自己最近身体不适作掩护,只给大家出主意:“晚上大家注意一下那东西的巡回轨迹,就是看看它经常到哪里去,经常路过那里?还有,它是什么形状该有多大的东西……”大家都说只听见它在街上或胡同里转,只是说不定去哪里,这村长也知道。两个年壮小伙子说自己看见过,也是一晃而过,小A说只是从门缝里看没看清楚,好像是圆的。小B就说:“是一团,又好像是方形体……一飞起呼呼带风声。”他们商议:找个胡同里有对门的户,在门里砌好大灶放上大锅,备好干柴,准备抓到怪物就下锅里烫死他,说好了各都回去准备天一黑各居各位等着。
  天黑下来,那东西又开始在街上活动,远远地就听见:“吭!——吭!吭吭!吭吭吭!……”这儿那儿的沿路转。大家默默的等待,心里发毛,胆小的早就浑身抖,还要装挺。按村长谁的指示,今晚等不到明天晚上照样等,早晚逮住它除了这一害才行,当时大家口里称赞,心里可在嘀咕:“就像狗放屁,狗放屁还臭一阵呢!这道理还用你说……”
  终于那声音向小A他们这边而来,小B带人在对面的大门里,大家崩精了神经,摆出不怕鱼死网破的样子,其实很怕会同归于尽或是……已经由不得大家害怕了,那声音越来越近,手里紧握着粪叉·草叉,锄头,铁锨……冷汗直冒。其他人紧贴着墙严阵以待,小A扒着门缝仔细看着听着,那东西飞起时“吭吭吭……”落脚时很沉重的样子:“吭!吭!”眼看着来到眼前,安定好的等一过门口就由背后下手!小A一把拉开门挺着粪叉冲了出去,其他人也把生死置之脑后,蜂拥而出,对面小B也打开门都冲出来举起手里的家伙一起叉向那怪物,叉的叉压的压,把个东西制住。
  家里听到兴奋地喊叫声,早生火烧水,锅里水一烧开,把偌大锅盖一揭,那些压制怪物的人也不敢先细看是什么东西,用手里的用具扎着挑着抬着放到锅里,瞬间盖上盖子,听着吱吱的叫声用猛火烧煮,直到没叫声了,大家才松一口气,但谁也不敢掀开锅盖看看,直等到天亮了,才战战兢兢用粪叉挑起锅盖看,满满一大锅水差点儿熬没了,锅里除了有一块方石头没其他东西。大家捞出石头一看,原来是一只石夯,(就是砸地基用的工具,以前没有电夯,只有用一款方石绑上棍子,另外再均衡的绑上几根绳,一人抓着住木棍掌方向,另外几个人抓着绳,由一人喊号子,大家齐用力,一提一松,砸实地面)工地上还放着一个呢!大家细想着这件蹊跷事:这个石夯是不是年久成精了?有人抠着石夯纹理上一点枯巴巴的血渍说,大概是谁怎么蹭破了手或什么把血擦在上边了,吸收日月精华有了灵性……。自那传下来,血沾上石头也要做清理或用土掩盖一下。
  
  三、木头沾血最好也处理一下
  
  南山一个小村里有家人添了一个胖儿子,取名叫宝儿,一家人视若珍宝,宠爱有加。宝儿小时候,爷爷奶奶爸爸看着他可爱的样子,都喜欢轻轻捏捏他的腮,拍拍他的脸,打打他的小屁股,不会爬时他也乐得撒欢一翘一翘身子,笑笑。宝儿大点了也还手,小手“啪”的打在大人脸上或身上,大人都乐得哈哈大笑,都称赞孩子聪明可爱,和这么小就会打人,会还着大人,长大了也不是吃屈的人,一定很有出息,是大富大贵之人——有福!,宝儿见每次打了人大家都乐开了花,还要受到奖励,更认为是好事,于是天长日久习惯了每天打人,当然也就是只有家里人才会由着他打。
  但宝儿不像他爷爷奶奶说的那么有福,宝儿也长大了,和巧了爷爷奶奶爸爸相继病逝,治病还落下很多债务,他和妈妈靠种那几片山薄地生活。可自小任性的宝儿一直改不了懒散,更改不了打人的习惯,妈妈就成了他唯一的靶子。十几岁比妈妈都高了,还是一样,不论什么状况下,他都会按自己的喜好抓住他妈打一顿。他妈妈呢,就是采着头发打一顿,妈妈也出大声,越是出声他打的越欢。别人劝,他就像听不见,妈妈只能边哭便继续干每天该做的事情。
  一天娘俩在山上锄地,宝儿嫌累不回家,叫妈妈回去做饭带来吃。见妈妈回家里做饭,宝儿找了个有树的干净地方躺下,躺在树下闭上眼休息听到树上有鸟叫,他懒得动弹,定定的看着树上的鸟窝,一只大鸟一次次觅食归来喂小鸟,每次小鸟欢叫着迎接大鸟,吃饱了安安静静趴在窝里。他突然想看看它们在干什么,就爬上了离得近点的大树,从高处看鸟窝里,大鸟给它们理羽毛,小鸟也学着理理大鸟的羽毛,很安静……宝儿痴痴的望了很久,自己打自己一个嘴巴,好痛!……恍然大悟,每次打妈妈,妈妈都是痛的流泪……自己还不如小鸟,以后我要好好对待妈妈,再也不打她了!
  远远看着妈妈提着饭包和水壶爬上山坡,他哧溜从树上下来,向着妈妈跑去,他想迎迎妈妈,妈妈太辛苦了!可是宝儿妈妈一见宝儿飞快的朝自己跑来,吓坏了!以为来送饭晚了,宝儿发飙,被他逮住这顿不打死也差不多,她放下饭水,拧身就跑,宝儿见她跑就跟在后边喊:“你跑啥呀!”宝儿妈妈听不清儿子要命的喊着啥!看看前边一个枯树桩,一头撞在树桩上撞死了,宝儿追上来抱着大哭:“妈呀,我是想迎接你啊!不是要打你!以前我不知道挨了打会很痛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我可怎么办啊!呜呜……”
  他的哭声惊动了地邻,大家来看着:“活着不好好对待,死了又装孝顺的,嚎什么!……”宝儿心里真是空了,他一直的哭着,大家见太阳快落山,宝儿依然哭的死去活来,不像是装相,就劝他先把妈妈入土为安,其他的以后再说。
  宝儿妈妈入土后,他成天的想妈妈,自小到大的事都一遍一遍的捋来捋去,边捋边哭,不吃也不喝,邻居见他是真心悔过,也动了恻隐之心,都来劝他:“你妈妈就是希望你好好生活,她活着看不到你过好,心里很难受,你不能叫她死了也不安心,你生活得好她才安心……你妈妈活着时,你没尽孝心,她现在死了,你也应该尽点心意……好好给你妈上供,马上就要过“一七”,“五七”一过她魂走了,你想供养也来不及……”她们几乎磨破嘴皮子,直到宝儿听到这些话才不哭了,去山上把撞死妈妈的那棵树桩挖出来,运回家,每天就是抱着刻呀刻,一心想刻成妈妈的模样,最后刻的虽然不像,也仍然被他恭恭敬敬的供到上首的桌子上,心里就认为她是妈妈,每天他吃饭喝水前,都要先给木头妈妈供上,也开始好好干活,除了干好自己家的,还帮着村里人干点,日子一长声誉也好起来。
  后来经村里人有给他说和,娶到了一位漂亮姑娘做妻子。宝儿结婚以后,依旧是一日三餐先敬木头妈妈,平时有好吃得好喝的东西都是先供到木头妈妈面前,妻子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但在心里嘀咕:“老人活着时你不好好孝敬,现在做这样子给谁看?她老人家就看得见?还是嗅得着味呢?……”但她每天还是照宝儿叮嘱的做了:“给娘尝尝……”
  日子在平平淡淡中度过,宝儿勤快头脑也活络了,他跟别人学着做起生意来,一次要去外地办事,需要出门一段时间,临走一再叮嘱妻子照顾“妈妈”,妻子答应着送他离开家,头两天还照宝儿说的办,每天吃饭都先给妈妈尝尝。后来自己随便吃点,“妈妈”那里也就忘了。一天夜里风大,宝儿妻子惊醒,害怕睡不着,她抱起木头妈妈做了顶门棍,頂紧了门,心里不再紧张安然入睡,就这样每天夜里都由木头妈妈做顶门棍,直到宝儿回家那天,她才把木头妈妈匆匆安回原地——桌子上首位。
  宝儿回来先洗手给妈妈请安,敬茶,供上带回来的好吃的:“妈,孩儿回来了,你也许从没吃过这糕点,我从南方带来的,你先尝尝,还有这……”宝儿还没讲完,眼见木头妈妈的眼睛里潮湿,咕噜噜流出泪水来,他又是欣喜又是惊讶,忙把妻子喊过来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我走后你对妈妈做了什么?她怎么哭了?……”妻子本来就心虚,听此言吓得赶忙对着木头妈妈下跪说出实情,请求恕罪,只见木头妈妈不再流泪,也不说话依然如往常一样。
  自那以后他们夫妻更加精心待好木头妈妈,生活也越来越好。直到子孙满堂宝儿百年以后,按宝儿所托把木头妈妈供在自己棺木上首位,与父母的墓紧挨着下葬,此事则由后人流传开来。
  
  后两个故事是女儿一再提问催着我妈讲出来的,妈妈讲完第一个时不光我女儿听的不懂,我也不明白:“什么是月子草?”妈妈说:“月子草就是女人坐月子时用的稻草之类的草,旧时候,穷家的女人最受罪,生小孩铺不起被褥,只在土炕上铺厚厚的土,在上边铺上稻草之类的庄稼秸,就那样在上边生孩子,坐月子……一月后才能除去土和草,但要处理干净,想想那那时的女人还不如现在的牲畜……女人因受凉受风之类得病的很多……”最后妈妈说,这些故事她也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尽管好像荒诞,但可取其存在的真理·寓意,再普通也值得珍惜。   

从前有一个国王和一位王后,他们没有孩子。一个老妇人来给他们算命。"你们可以选择一下,"她说,"如果你们要一个男孩,他就会离开家,再也不会回来;要一个女孩,如果你们留心看管,她可以和你们一起生活到十八岁。"国王和王后决定要女孩。果然,不久女儿就出世了。国王命人建造了一座豪华的地下宫殿,小女孩就在那里长大受教育,对地面上的事情一点也不了解。长到了十八岁,她请求女教师给她打开门,让她出去。女教士终于同意了。女孩出了门,来到花园里。这里有她从来没见过的阳光,她还被蓝色大天空和五颜六色的鲜花迷住了。这时,从天上飞下一只长着一对巨大翅膀的鸟,用爪子抓住她,飞走了。大鸟飞啊飞,最后飞到一家农舍上方,把她丢在屋顶上。父子两个农夫正在田里干活,看到自家屋顶上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他们顺着梯子爬了上去,看到一个女孩头上戴着王冠,王冠上的宝石在闪闪发光,把四周都照亮了。这个农夫有五个女儿,她们都做挤牛奶的工作;他把女孩留下来,和他的女儿们住在一起。每个月他们都卖一颗王冠上的宝石,以补贴家用。当宝石都卖光了之后,女孩说:"妈妈(现在她称农夫的妻子为妈妈),我想要自食其力,您去这个国家的王后那里,请她给点绣花活,让我来做吧。"农夫的妻子就去了,可是王后对她说:"您的女儿都是挤奶工,您怎么会指望她们绣花呢?"她很轻蔑地给了农夫妻子一小块粗布。女孩开始绣了,她绣得非常精美。当农夫的妻子把绣好的花布交给王后看时,王后惊讶得目瞪口呆,给了农夫妻子两个金币,同时还交给她一块布罩让女孩接着绣。过了几天,农妇把绣好的精美的花布拿给王后看,王后这次给了她三块金币,还给他一条旧裙子让女孩绣。当农妇给她拿回去的时候,那条裙子几乎成了一条美丽的舞裙。"您的女儿是从哪里学来的这门手艺?"王后问。"从修女那里……""有可能,但这些活不像是出自一个农家姑娘之手。好吧,我让她给我儿子裁制全套的结婚礼服。"国王的儿子,得知这位挤奶女工给他绣礼服,很想见一见她,就找到了她,当时她正好在做活。王子是一个顽皮的年轻人,把女孩弄得心烦意乱的。一天,他突然抓住她,吻了她一下。挤奶姑娘就用冲子向他的胸膛扎去,一下子刺中了他的心脏,把他刺死了。女孩被带到了法庭上,这个法官团是由国王的四个女儿组成的。大女儿主张判她死刑,二女儿建议判她终身监禁,老三判她二十年徒刑,最小的女儿,心地善良,她认为这是她哥哥自己惹出来的,建议把女孩和尸体一起在塔里关八年,为了让女孩经常看到尸体,好反省自己。四女儿的建议被采纳了。于是女孩被判关在塔里,当她从四女儿目前经过时,国王的女儿小声对她说:"别怕,我会帮助你的。"实际上,四女儿每天都从宫廷的厨房里挑选精美的食物送给塔里的犯人吃。女孩被关在塔里三年了。这时,她看到天空中出现了那只曾经抓住她的长着巨大翅膀的鸟。它停在塔楼上,建筑了一个巢穴,在里面生蛋,又孵出了十只小鸟。"鸟啊,鸟啊,"女孩每天都在说,"把我从这里带走吧,就像以前你把我从家里带走一样。"国王的三个大女儿的宫殿就在塔的附近。一天,她们听见了女孩的话,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国王。"去把塔上那只鸟给我赶走!"国王命令道。卫兵们用长矛把鸟巢捅翻,十只小鸟从塔上掉道地上,摔死了。晚上,女孩看到大鸟衔着一束某种特殊的草,飞落在小鸟们的尸体旁,它用青草在小鸟身上拂了一下,小鸟就活过来了。"鸟啊,鸟啊,"女孩说,"给我一点这神奇的草吧。"大鸟飞走了,然后又用爪子抓了一束草回来。女孩接住草,跑去用它拂王子的尸体,他渐渐活了过来。我无法说谁会更幸福,他们互相拥抱,亲吻,开心地闹了一阵子。除了国王的小女儿外,他们对谁也没有泄露过这个秘密。小女儿对这个奇迹感到万分高兴。她每天给他们送好东西吃,还按照哥哥的要求,给他拿来了吉他。现在,两个恋人被关在塔里,靠唱歌弹吉他打发时光。国王的三个大女儿在她们附近的宫殿里听到吉他声和歌声,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们进来时,王子又重新躺回棺材里去了,女孩假装一无所知。姐妹三人怏怏的回去了;到了晚上,她们又听到塔里传出了琴声和歌声。她们在国王目前死泡硬磨,国王于是命令将犯人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关押。卫兵来带她走的时候,看到她和王子手挽手一起走出来。王子不仅活着,而且还很健康。国王全家从窗口看到犯人走过来,都惊讶得目瞪口呆了。"爸爸,妈妈,姐妹们,"王子说,"我向你们介绍我的新娘。"小女儿高兴得直拍手。但是三个姐姐,一想到一个挤牛奶的女工要做她们的嫂子,心里就忿忿不平,想尽一切办法来挖苦她,羞辱她。"在结婚之前,"新娘说,"我要回家看望我的父母。告诉我你们想要什么礼物?"大女儿说:"哦,一瓶牛奶好了!"老二说:"呃,我想要一块鲜奶酪!"老三说:"啊,给我带一篮子大蒜好了!"挤牛奶的女孩走了,但她并没有回农夫家里,而是直接回到她的亲生父亲也就是那个曾把她关在地下宫殿的国王那里。一个星期后,她坐着一辆由几匹白马拉着的漂亮马车回到新郎的家。"什么?挤奶工坐马车?"她的三个小姑子看着她的马车走近时惊讶地说。挤奶工带着礼物,从马车上下来:她把牛奶递给大姑子,牛奶装在银瓶子里,外面还包了一层金布。她把奶酪递给二姑子,银色的奶酪装在金篮子里。她又把大蒜递给三姑子,宝石的蒜瓣,绿宝石的叶子。"我一直都对你那么好,你却什么礼物都没有代给我?"最小的妹妹问道。挤奶工打开马车的门,从里面下来一个英俊的小伙子。"这是我弟弟,他是在我离开王宫以后出生的。他将是你的新郎。"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卡尔维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