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濠影汇7158 > 文学小说 > 正文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时间:2019-10-07 09:43来源:文学小说
21千里京杭大运河,横穿三阳境内五十公里,她在给这块古老的土地带来生机与活力的同时,也给三阳这座上世纪八十年代新成立的城市,带来狼狈与不堪。原因很简单,主要是管辖权

21 千里京杭大运河,横穿三阳境内五十公里,她在给这块古老的土地带来生机与活力的同时,也给三阳这座上世纪八十年代新成立的城市,带来狼狈与不堪。原因很简单,主要是管辖权的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三阳建市不久,运河河堤就被划归省京杭运河管理处管辖,两岸农民不但失去对运河的开发和利用权,还白白丢掉几十万亩良田。从此,运河两岸农民生活水平一天比一天下降。而运河河堤和堤防用地划归省运河管理处管辖后,又成为他们的一大包袱。因人手有限,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开发,两岸河堤和堤防用地上杂树杂草丛生,农民有心开发利用,又因管理权的限制,而不能如愿。一天,华卫法和江小宁路过运东镇河堤村,那低矮土墙草顶的民居,格外刺眼,让人很不舒服,他问江小宁,这是什么地方? 华书记,您就别问了,从这儿向前走,都一个样。跟随领导后面工作多年的江小宁,知道此时华卫法问话的目的,便撂下这四六不靠的话。 怎么回事?华卫法阴沉着脸,想探个究竟。 华书记,说起这话就长了,一言难尽啦!江小宁边说边摇头,叹了口气。华卫法对司机说,这样,咱们到前面进村的路口停下来,去村里看看。在进村路口,华卫法和江小宁下了车,他们沿着进村土路向村里走去,江小宁此时道出了个中原委。 原来,沿运河一线村民穷,主要穷在地少人多上。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此地村民并不穷。人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集体时,沿河群众丰衣足食,几乎每个村都有水上运输队,三分之一劳力在运输队跑运输,三分之二劳力种地,那时人口又少,人均占地五六亩。八十年代,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沿河乡村集体运输队先是个人承包,后又卖给了私人,承包费、卖船款村民却一文没拿着,都被市里收来办了个啤酒厂。当时,村民思想陈旧,认为船队反正是集体的,集体的东西就是国家的,三千多万元卖船费上缴市里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人提出疑问。到了一九八三年,省运河管理处与市里协商划分河堤防界,河堤边八十米土地划归堤防用地,沿河五十公里近百万亩土地和河堤归省运河处管理,省运河处给了两个亿作为补偿,又被市里挪用了,村民们又一次失去了补偿的机会。九十年代中期,国家规划的京沪高速公路又从这些乡村穿过,几个亿的土地补偿金,市镇村层层克扣,到了村民手中所剩无几。现在村民人均土地不足一亩,失去土地的村民只能在贫困中艰难度日。 江小宁指着一片凄凉的运河大堤对华卫法说,华书记,您看现在的运河大堤,到处杂草丛生,连一棵像样的树都没有。如果这些土地能让村民耕种,就能基本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 华卫法从江小宁的话里,听出了他对解决这个问题已有成熟的思考,便鼓励他说,小宁,别拐弯抹角了,把你的想法全部说出来。 江小宁说,华书记,我是这样想的,市里可否与省有关部门协商,将运河河堤承包下来,河堤可以划给村民植树,堤防用地也可以划给村民种粮食,这样既能保护河堤,村民们又能得到很多实惠。你看,由于河堤上没有植被,每年秋雨冲刷,到了冬天都要重新进行加固,修了冲,冲了再修,几乎年年如此。仅三阳这一段,省运河处每年大约要投入一千几百万元。如果让咱们承包河堤防护,堤防用地再无偿给咱们使用,市里组织人力修缮河堤,不用他们一分钱,还省了人力管理,我想他们肯定举双手赞成。江小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华卫法赞同地说,小宁,我看这个方案可行。这样,你最近组织有关部门和乡镇,搞一个方案,然后我去找他们谈。咱们回吧!华卫法说着就转身往回走。 华书记,既然来了,咱们进村看看吧?江小宁建议道。 市里经费紧张,我两手空空,光去看看也解决不了人家提出来的问题,还不如不看。只要咱们能在近期内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让他们下半年能种上庄稼,比什么都好!华卫法正说着,手机响了。 花市长,什么事?好呀,我正和江部长念叨他呢,他就送上门来了。他们在哪里?好,好。咱们马上过去。华卫法合上手机,高兴地对江小宁说,小宁,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省运河处毕处长来了,在花小妹那儿,咱们去会会这个新时代的唐僧。 华卫法乘坐的一号车,直接开进大禹镇办公别墅群,在花小妹的楼前停了下来。此时,刘继承和花小妹、陈小娥已在门前等候。 华书记,江部长,欢迎,欢迎!花小妹一边夸张地拍着双手,一边俏皮地说。逗得华卫法、江小宁哈哈大笑。 华卫法下车便急忙问花小妹,他们人呢? 哎呀,惊动了书记大人,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毕处长油腔滑调地和夫人刘薇,从别墅内走了出来。他们热情地双双握手,相互问候。 毕处长见只华卫法和江小宁两个人,就笑着问,怎么?华书记,郑锦这小子没有跟你在一起呀? 华卫法不解地问,你们熟? 老毕嘻嘻哈哈地说,何止熟呀?这小子一直是我的情敌! 在一边的刘薇羞红了脸,羞涩地笑着向华卫法解释说,华书记,你别听老毕瞎讲,郑锦是我大学同学。华卫法问花小妹,花市长,你通知他来没有? 快到了。哎,那不是他的车吗?花小妹说着用手指向镇政府大门口,等众人向大门望去,车已到眼前了。 刘薇,你真有点不够意思,来了两天才通知我。郑锦一边下车一边抱怨刘薇,又接着说,是不是老毕这家伙又小心眼了?说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华卫法一行进入客厅刚坐下来,郑锦又开始逗老毕,你们大家评评理,老毕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他一个扒河工的河夫,将咱们大学里的校花骗走了,还到处冤枉好人,不论见到咱们哪位男同学,都说是他的情敌,今儿得好好整整这小子!华卫法也笑着说,老毕,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老郑就知道你在私下诬陷他,我看你今天怎么交差?老毕装着一脸的冤枉,嬉皮笑脸地说,书记大人,你可为小民做主呀!一直忙忙碌碌给大家泡茶的花小妹,此时也凑热闹地说,姑夫呀,你到了人家地盘上,怎能四面树敌呢?我看你今晚够戗! 江小宁笑着问花小妹,花市长,老毕怎么是你姑夫?花小妹笑着说,我说你那么聪明的孩子,今儿怎么也说傻话了,她是我表姑,表姑的爱人我不叫姑夫,叫什么? 华卫法拍着老毕的肩膀嬉笑说,噢,你原来是三阳的女婿呀,老郑现在是你的父母官了,我看你还是老实一点,我的老同学! 表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姑夫跟华书记是同学,你怎么没有提起过?花小妹有点撒娇地问刘薇。刘薇赶紧解释说,小妹,你别冤枉我了,他那么油的人,哪天有过一句真话!也就是在你见咱们之前,我才知道的! 老华,你可得把书记的位置让给小妹了,这个丫头能着呢!老毕又不正经地开玩笑。华卫法笑着说,行,我明天就去省委辞职。花小妹装着委屈的样子,笑笑说,华书记,你可别寻我开心了,跟你后面跑跑腿提提草鞋还行,如果让我做书记,还不如杀了我呢。刘继承看看手表说,华书记,毕处长,时间不早了,咱们边吃边谈怎样?华卫法望着江小宁笑着说,我还有件小事,要请毕大人解决呢。 老毕拍着胸膛,慷慨地说,只要下官能办到的,一百件事都答应。华卫法对大家说,同志们可都听到了,你们都得做证人!江小宁插话纠正华卫法的话说,华书记,你将话说反了,实际上是咱们帮毕处长的忙。华卫法拍着脑袋纠正道,对,对,还是小宁的脑袋瓜子好使,是咱们帮这小子的忙。老毕看华卫法与江小宁一唱一和的样子,这才感到刚才的话,大包大揽有点过了头,就笑笑说,看你两人一唱一和的,肯定没啥好事!我宣布刚才的话不算数,全部作废!老华,你又想做什么套子,要把下官装进去呀? 江小宁认真地说,毕处长,是这样的。三阳境内的运河堤防由咱们帮你们管,每年护堤的事由咱们干,你施舍几个小钱给咱们,但河堤和堤防地得归咱们无偿使用,也就是说,所有权归你们,经营权归咱们。既省钱又省力,只赚不赔的生意,你干不干?江小宁适时说出了华卫法想说的话。话题既然转到正事上,原先一直嬉皮笑脸的老毕,便严肃起来,他认真地说,江部长,你最好拿个方案,咱们再谈怎样?郑锦掺和道,要什么狗屁方案?老毕,我看这样,由江部长牵头搞一个承包协议,两家签一下不就得了。老毕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说,这样也行,不过得仔细点,主要要讲清承包的意义和对河防的好处。 毕处长,刘处长,我今晚就失陪了,明天上午咱们见。华书记,我得请假了。江小宁说着站了起来。华卫法知道江小宁要趁热打铁,回市里组织人拟协议,也就点头同意了。老毕笑着说,还是江部长雷厉风行啊!华卫法解释说,你多想了,他小舅子今晚结婚,得回去喝喜酒。郑锦嬉笑说,这家伙重色轻友,有了小舅娘子,就把大伙甩一边了,无情无义的家伙!刘继承也帮着江小宁打圆场说,谁叫他摊上个属虎的媳妇,他再不走,虎妈妈不吃了他才怪呢。 平时文气冲天的刘继承,因受大家随便说笑的感染,同时也感到华卫法超出常规的热情,知道华卫法肯定有重要事情求着老毕,也不得不随和起来。此时,他才真正理解华卫法平时在小范围会议上常讲的"处长专政"的理论内涵,又做着鬼脸掺和说,华书记,毕处长,时间不早了,咱米西米西地干活! 宴会是在花小妹办公别墅二楼进行的,菜由镇政府招待所特级厨师做好后,服务员专门送过来的。酒桌上,出乎大家所料,更出毕处长夫妇预料,华卫法没有向老毕提出任何要求,就是一个劲地敬客人酒。这样,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不到一个小时,菜上齐了,老毕的舌头也短了半截,说话就有些含糊不清,但酒兴不减,仍然频频举杯,四面出击。华卫法见好就收,及时举杯向老毕夫妇敬了两杯圆场酒。酒席散后,他悄悄将花小妹叫到一边,吩咐她无论如何要将老毕两口子安排到市里住。花小妹领会了华卫法的意图,便一个劲地劝老毕去三阳住宿。 华卫法和老毕两口子一行刚进入三阳宾馆大厅,迎宾小姐便迎了上来,将他们引导至十二楼总统套房,华卫法简单和客人随便闲聊了几句,便告辞出来。临走时,他故意碰一下花小妹,眼向下看一下,花小妹会意暗暗地点点头,她急忙将老毕夫妇安顿好后,说要到其他楼层休息,在总统套房住怕影响不好。老毕一听觉得在理,也就不好挽留,随她去了。 出了总统套房,花小妹给918套房打个电话,便从专用楼梯口下至九楼,闪进918房间,华卫法早已坐在床上等她了。 一番折腾后,双方肉体上都得到最大满足,华卫法对花小妹说,我一直想在三阳搞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尝试,争取在短期内干出点名堂来,也让省委看看。可惜手中没有钱,着实让我头疼。老毕这小子手里有的是运河河防资金,我打算多搞点过来,救救急,谁叫咱们三阳这么穷呢?没有钱,什么事都干不成。原先,本想从大禹镇搞点钱过来,现在看样行不通,没有省里批准,谁也不敢向大禹伸手,你明天要看我的眼色行事。花小妹懒洋洋地说,你让我配合你,最起码得把底牌告诉我吧,如果我头不知脚不晓的,将事情搞砸了,到那时你可不能怪我。华卫法用手指点点她的脑袋说,我没有其他底牌,唯有一条,就是钱越多越好,每年最起码得搞他一千万。我打听过了,他们每年仅在三阳境内就要花一千八九百万。咱们把三阳境内运河堤防承包下来,他们每年要省几百万,另外还不算人力。你看,如果签下来了,沿河一线就增加上百万亩土地,堤上植树,堤下种粮,十年后,村民就会增加几百个亿的收入,沿河的群众就有好日子过了。华卫法向花小妹敞开自己的小九九。 花小妹说,这倒是只赚不赔、利市利民的大好事,我想你们是老同学,姑夫肯定会帮这个忙的。华卫法说,这你就不懂了,老毕这人是个特精特滑的主儿,任何事都精于算计,就因为这点,过去咱们虽然在一个城市里工作,却很少来往,他帮不帮忙很难说。小妹,有句话我不知该说不该说?花小妹见华卫法如此为难的样子,便笑笑说,咱俩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只要对你有利,即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心甘情愿。 华卫法见火候已到,就对花小妹说,我见老毕一双贼眼不住在你身上转,好像特别喜欢你,如果咱们谈不下来,你是否牺牲一次?花小妹听华卫法如此一说,便沉着脸,好大一会儿没有说话,华卫法赶紧说,你要是放不开情面就算了,千万别生我的气,就当我没说好了。听华卫法向自己赔不是,花小妹抬起头,声音很低地对华卫法说,这个主意只能是下策,万不得已时再用。不过,你放心,这事我包了,你别看他在外人面前大丈夫气十足,在家里特听我表姑的话,只要我表姑点了头,他没有那个胆子不听。再说了,都是共产党的钱,只不过是这个口袋掏出来,放到那个口袋里的事,反正没进私人的腰包,他又是三阳的女婿,帮帮三阳老百姓也是应该的。另外,他对处里也好交代,每年明着省几百万,何乐而不为!如果他要是真的那样,我就为你牺牲一次,谁叫我是你的人呢?! 华卫法听花小妹这样一说,心里有了底,在花小妹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妹,如果你将这件事办成了,你就是我华卫法的大恩人,以后啥事都听你的!也难怪华卫法这么说,其实,他心里很着急,人常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从上任后,他一心想为三阳的老百姓做点好事实事,设想了很多方案,就是因为没有钱,而不能得到实施。眼看几个月下来了,还没有为三阳百姓干一件像样的事,华卫法心里怎能不着急?现在衡量一个新到任干部的标准,不光要看其能否站得住脚跟,更要看其工作能力,尤其要看前三斧头能否砍得开,也就是能否打开新局面。打开新局面靠什么,就是靠一件件实事来支撑,如果这件事办成了,肯定是一片叫"好"声,日后的工作也就好开展了。 早晨六点半,江小宁打电话过来。这一夜,江小宁带领农工部、农业局、水务局、林牧局领导和一帮专家,一夜没合眼,不但草拟了协议书文本,还搞了一个策划方案,目的是让老毕回处里好交代。华卫法告诉江小宁,正和花市长谈事情,等七点钟过来。 刘薇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七点多钟,她赶紧起床,进行梳洗,边化妆边对躺在床上的老毕说,你平时总讲人家华卫法的不是,你看人家多够意思,听说你来了,丢下一切事情陪你,还给咱们安排在总统套房住,你哪天享受过如此规格的待遇,以后气量得大一点。老毕不屑一顾地说,夫人,这小子葫芦里还不知卖啥药呢!刘薇说,能有啥药,这一夜三万元住宿费总不假吧,他不就是想承包堤防一事吗?老毕惊讶地说,我的姑奶奶,这可不是件小事,他把我当唐僧了。刘薇嘲讽地说,你这人就是小肚鸡肠,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能有多大的事情?反正公对公的事情,又不是他华卫法自己上了腰包,你大可不必斤斤计较,再说了,河堤你们每年都得维护,都得花钱,自己背着反而是个负担,他们想维护就让他们维护好了,你还少烦神呢。不管怎么说,三阳是我的老家,你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就不能为我想想。从私人角度上讲,人家对咱们也不薄,你看小妹能当个副市长,这年头容易吗?上面不得人,想上一个台阶比登天还难,人家华卫法就是会用人!老毕不以为然地嘟囔说,他是初来乍到,手里缺人用,不提拔几个亲信,谁帮他干活?小把戏谁不会玩? 听了丈夫几句轻飘飘的话,刘薇突然生气了,当时就甩了脸子,气呼呼地说,你看,你看,又小心眼了不是,小把戏,你玩一个我看看?反正这事你得答应,不然,日后我的边,你也甭想碰一下!老毕一看刘薇真的生气了,便软了下来,就哄刘薇说,这又何必动气呢?等会儿看看,如果他们条件不高,让我对处里又好交代,应他就是了。

22 老毕这一走便像石沉大海,没了音讯,眼看一个多月过去了,省运河管理处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急得华卫法整天像热锅上的蚂蚁,嘴上都起了火泡,最后只得再求花小妹出面。 花小妹了解老毕的为人,这家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便做一些准备,当天晚上就来到省城,悄悄地将老毕约到一家五星级宾馆…… 第二天上午十点,花小妹风尘仆仆回到三阳,将一盘微型录像带交给华卫法。 等花小妹走后,华卫法立即给老毕去电话,他嬉皮笑脸地说,老同学,你见着咱们花市长没有?不等老毕回答,他又接着说,这丫头可精了,你千万不能变成黄色录像的主角啊?!说完,华卫法便挂了电话。 接完华卫法的电话,老毕吓得屁滚尿流,如果这事让老婆刘薇知道了,那还得了?虽然心里恨华卫法太阴,但又说不出口。他想,只要自己按照华卫法的意图办事,这事就算结了。 一个星期后,省运河处就有了消息,他们通过集体研究,原则上同意三阳的方案和承包条件,经过请示部里,这个做法也得到了肯定。由于涉及几个省,范围较大,部里决定先在三阳市试点,原先的承包期现在改为十二年。如果试点成功,可以续签协议,将来在运河沿线全面推开。试点会议决定在三阳市召开,部里决定由南方省京杭大运河管理处与三阳市签订试点协议,也作为会议一项重要内容。届时,部有关领导将亲临指导,国家有关部委、京杭大运河沿线各省市也将派官员参加会议,会务请三阳市委市政府做准备,会务费近日将划到三阳市财政局账户上。 这个消息,在三阳市引起了极大轰动,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门班子做会务筹备工作,华卫法为总牵头人,龙希来、江小宁和花小妹具体负责,市有关部门抽专人参加。 一个不经意的想法,不但捞回了沿河河堤和堤防地使用权,还可以在沿线各镇建水运码头,发展自己的水运业,每年又白白地捞了一千万元河防资金,此事还惊动了省里和中央有关部门,老毕有名,三阳市得利,双方皆大欢喜,各有收获。 会上,华卫法又以运河堤防需要,建议在沿河两岸各修筑一条水泥公路,进一步改善河防条件,请求将近三年三千万元河防资金提前预付给三阳市,由三阳市负责修路。有关领导经过研究,当即采纳了华卫法的建议,并额外追加八千万元,作为三阳市修路专项资金。有这一亿元作为基础,三阳市经过一年努力,村村通了水泥路,全市一片叫好声,这是后话。但这笔钱也差点断送了华卫法的前程。 周一上午一上班,市长龙希来便兴冲冲地来找华卫法,见面就兴高采烈地说,华书记,我可找到你了。 华卫法笑着问,老龙,带来什么喜讯,这么高兴? 哎呀,运河处毕处长说话还真算数,刚才财政局肖局长打电话告诉我,一亿一千万元昨天就到账上了。华书记,咱们这下可有救了!龙希来仍然沉浸在兴奋之中。华卫法试探地问,这笔钱你打算怎么花?龙希来眉飞色舞地说,昨天,经委主任找我,说啤酒厂、农药厂、化肥厂又揭不开锅了,要到省里上访,让市里解决他们的周转资金问题。我答应他们等这笔钱一到,先划一千万给他们,叫他们不要上访。 老龙,在我印象中,这几个厂好像都搞了大承包,怎么还向市里要钱?华卫法惊讶地问。 唉,话是这样说,可当时只是名义上承包,实质上换汤不换药,还与原来差不多,厂长仍然是市里任命的干部。龙希来说出了内幕。 华卫法又问,有没有承包协议? 龙希来肯定地说,有。 那为什么不按协议办?华卫法不解地问。 龙希来无可奈何地说,这是特殊情况嘛,当时搞承包时,没有人愿意牵头,市里就做了一些人的工作,他们才勉强签了协议。后来,厂里一遇到困难就找市里解决,你答应稍微迟一迟,他们不是组织职工到市政府门前静坐,就是到省里上访。市里为了息事宁人,只得答应他们的条件。唉,这时间长了,就惯出了坏毛病。 看看,你们干的是什么事?现在什么年头了,政府行政还拿法律当儿戏!你不知道现在各级都强调依法行政,建立法治社会和谐社会?堂堂一级人民政府居然也明目张胆地搞假承包!华卫法对三阳过去企业改制的做法很不理解,生气地抱怨说。龙希来同样不理解华卫法为何对此大惊小怪,基层工作整天千头万绪,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哪根线都要往这个针眼里穿,哪一处应付不周全,哪一处就要出纰漏,一旦追查下来,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在基层干事,不能件件较真,有些事能干就干,不能干的就得糊弄,只要对上面能交代得过去,对下面能有个说法就行了,如果事事较真,基层工作也就没法干了!有个顺口溜说得好,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只能发文件,一级一级往下念,念后下饭店。但想到华卫法过去一直在大机关工作,不了解基层工作的苦处和难处,心想,等他熟悉基层工作特点就好了。看华卫法真的动气了,也就笑笑,什么也不说,低着头喝茶。 龙希来对华卫法的正面理解,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华卫法以为他是被自己批评,吓得不敢做声,便用缓和的语气说,这样吧,龙市长,这几个厂包括其他假承包的厂在内,所反映的问题都得解决,咱们得研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龙希来一听华卫法口气有所松动,以为他想通了,就赶紧请示道,华书记,你看给多少钱?"钱"字刚吐出嘴,就被华卫法"啪"的折断铅笔的声音打断了。 华卫法见龙希来又提"钱"的事,真有些火了,一用力将手里批文件用的中华牌铅笔折了两节,责问说,我说你这个市长是怎么当的,整天就是钱、钱的,你哄小孩啦?你就不能想点其他办法,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咱们都要动动脑筋好不好?不然,还要咱们这些干部做什么!龙希来被吓得直打哆嗦,便哭丧着脸说,华书记,我真没啥好主意了。 华卫法看龙希来一副可怜相,又有点不忍心,便给他出谋划策说,我看你这样,你找刘继承和江小宁商量一下,看看他们有什么好办法。以你为主,临时搭一个班子,进行专题调研。常来同志不是回来了吗?政府那边的事,先让他顶着,你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面。如果把这事解决好了,你龙市长就是一大功臣!龙希来说,华书记,咱们先想想办法,然后再给你汇报。那我就先走了。龙希来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华卫法的办公室。 华卫法看着龙希来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自叹说:"这个老龙呀!" 在现在的各级班子里,一般都带有这样的规律。书记硬市长软,这个班子还能运转下去。如果书记软市长硬,这个班子就难以维持下去了。如果两人都硬,再加上协调不好,肯定炸锅。因此,提倡一把手负责制后,各级又回到了过去"一言堂"的老路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过去的"一言堂"是各级党组织坚决反对的,而现在的"一言堂"是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变相提倡的。因此,名正言顺。试想想,自古以来,谁做官不是为了掌权?官场上的人,谁又不想大权独揽?过去不让搞一言堂,大家还千方百计寻找理由,悄悄地偷着干,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和环境,谁不大权独揽谁傻瓜!既然这样,谁又愿意做傻瓜?再加上制约措施跟不上,和干部管理权限的下放,结果在一些单位一些地方,就出现了开会一言堂、用人一句话、花钱一支笔的不正常现象。 最近一段时间,龙希来一直感到很郁闷,有点儿相信宿命论的他,把这一切归结为一种报应,但他没有想到来得这样快。真是好心有好报,坏心天知道,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全报啊! 四年前,龙希来还在大禹镇做镇长时,那时他的口碑很好,敢说敢做,也算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市委张书记来后,亲自带领市委组织部的同志,对全市乡镇和市级机关各部门领导班子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测评。龙希来在这次民主测评中,得的优秀票竟然比时任镇党委书记的相传宝还多了十八张,引起了张书记对他的注意,在后来的工作中,就有意培养这个年轻人。面对大禹镇班子年龄结构严重老化的问题,张书记决定对大禹镇三套班子进行一次调整,时年五十二岁的相传宝被提拔到市委做政工副书记,三十五岁的龙希来被任命为大禹镇党委书记,第二年年底,又被提拔到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的岗位上,在新世纪第二个春节前,又被老张书记一手推上了三阳市市长的副厅级岗位。当年在全省放了一颗卫星,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三年在政界迈了三大步。如果不是张书记的知遇之恩,凭他龙希来的本事,再干十年二十年也未必有这个造化。 在共和国干部序列中,副厅局级干部已经属于人尖儿了,用时髦的话说,这些人属于国家的精英,说通俗一点,他们是国家的顶梁柱。龙希来做副厅级市长后,领导能力、领导水平和领导艺术先天不足的毛病,很快就显现出来,尤其是受相传宝的影响根深蒂固,在做人方面出了问题,再加上他做市长后,仍然听信相传宝的摆布,做人做事不知道留条后路,因而,市长做得有点儿吃力。这也难怪,大禹镇经济再发达,毕竟还是个小地方,人员结构、人群素质很难与大都市相比。龙希来大学一毕业,就被分在大禹这样的小地方工作,接触面比较窄,虽然近几年一直被提拔重用,但一个干部的能力和水平,并非是随着地位的升迁而提高的,而是在实际工作中不断总结摸索积累起来的。另外,龙希来在耿直性格的背后,还有点小刁小滑,也让他在工作和生活中吃了不少亏,往往给人造成缺少历练和没有城府的感觉。因此,他与老奸巨猾工于心计的相传宝几乎整天搅在一起,不吃亏才怪呢!当时,张书记也看到了这一点,时常提醒他、敲打他。在换届选举时,张书记为了能让龙希来平稳当选和担心相传宝出难题,又将自己兼任的市人大主任位置让出来,违心地举荐相传宝担任市人大主任。龙希来哪里能理解老张书记的一片苦心,整天还继续和相传宝混在一起,结果犯下了忘恩负义世人不耻的低级错误,永远欠下一笔良心债。 再说,相传宝也该知足了,五十五岁还上了副厅级的岗位,也算是功成名就,但他对龙希来的步步高升,心里一直不舒服。当年在大禹工作时,他相传宝什么时候把龙希来放在眼里?现在,这小子居然当上了市长,在市里排名还在自己的前面,相传宝一想起这事,心里就不平衡,把这笔账记在了张书记的头上。因此,暗下决心要通过龙希来的手,整垮张书记。 其实,新陈代谢是自然界不可抗拒的规律,干部新老交替是干部工作的自然现象。新陈代谢给自然界带来活力和希望,干部的新老交替给一个地方,甚至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带来生机和活力。作为五十多岁的相传宝,没有必要与年轻人较劲,过去有个顺口溜:多栽花少长刺,留个人情好办事。这句话,庸俗是庸俗了一点,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它与至理名言一样适用。做了几十年干部的相传宝,在关键时刻忘了这一点,在整人的同时,也为自己日后埋下了祸根。 在今年春节前,大禹干部聚会上,相传宝不失时机地挑拨龙希来和张书记之间的关系。龙希来先天不足的官场毛病就暴露出来了,犯下了终身大错,老张书记也喝下了自己酿出的苦酒。为这件事,政协主席宗明曾在龙希来的办公室,用手指着龙希来的鼻子骂他,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良心被狗吃了,一个即将退休一心想把市委书记的位置传给你龙希来的大恩人,你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当时,龙希来就被骂醒了,此刻他才感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恨相传宝,更恨自己!在官场上,有三种人最为可怕,一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之人,二是工于心计整天算计人的人,三是操守低劣贪墨不洁的人。而让人最为不耻的就是忘恩负义的人,龙希来恰恰就犯了这一条。 正如宗明预料的那样,不到一个月时间,省委就将华卫法派来做市委书记。现在,龙希来才感到自己无时无刻不受到华卫法的辖制和威胁,整天像过街的老鼠,灰溜溜的。对此处境,他别无选择,只能忍受。因为从他的能力水平为人处世等方面,都没有和华卫法抗衡的条件,更失去与华卫法抗衡的土壤。原先的大禹帮被打散了,留下来的人都倒向华卫法一边,这不是他们的背叛,而是人家弃暗投明。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谁能和你相交,谁又敢与你相处?人哪,什么债都可以欠,就是不能欠良心债,因为它太沉重了,重如泰山压断筋骨啊! 龙希来此时想到了宗明。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