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门新濠影天地网站 > 文学小说 > 正文

随风而去,要状告业主委员会

时间:2019-09-26 18:36来源:文学小说
一 杨玉洁。 杨玉洁。 杨玉洁…… 虽说有了张办公桌,其实也是半趴着,拥塞得实在是没地方挪一挪,只能弓着身子,一遍遍地签着自己的名字。这种姿势不能保持过久,时不时地站起


  杨玉洁。
  杨玉洁。
  杨玉洁……
  虽说有了张办公桌,其实也是半趴着,拥塞得实在是没地方挪一挪,只能弓着身子,一遍遍地签着自己的名字。这种姿势不能保持过久,时不时地站起身,又不便站起,更不好环视。这间说是街道办事处的办公室,说穿了比鸽子笼大不到哪里去。除了正副职几个头头,剩下他们这些连个小小的股级也沾不上边的普通办事员,只能扎堆着做事,挤挤挨挨的难得有一点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好在,时间一长就麻木了。不麻木还能怎么着?熬着呗。既然做不了头头,又没个更好出处,只能窝在这里默默承受。承受,对,只能是承受。逃离不成只有适应,适应不了必须承受,除了承受,啥也没得拼的,还想干啥?
  照例,又将是个“从鸡叫忙到鬼叫”的一天,弄不好又是一连串没有加班费的“白加黑”或“5+2”。杨玉洁记不清已经在多少份这种雷同得没有个性的表格上,签下了自己这个并不值钱的姓名。这些天来,签名次数记不清楚了,仿佛自己成了流水线上的某个零件,不停地重复着签名这个机械动作。身后书柜里是几摞比肩膀还要高的文件夹,里面各类迎检表格林林总总没完没了,不管知情还是不知情,不管经历过还是没经历过,哪怕这些与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然而眼下她必须一一签名。
  这就是目前她要做的工作。简单而纯粹,却又是如此繁琐而累赘。你只有去做,不要问为什么,因为不会给你任何解释,只有服从。
  必须的!
  手签酸了,她不由地得停了会,望着摊在桌上一大堆五花八门的表格叹口恶气。能不叹气吗?自己这破名字,半天签了这么多,有意义吗?算哪根葱?到头来如同空气,检查的来了,能扫一眼还是咋的?没有“八项规定”那些年,办事处头儿们常去饭店,有几次还喊她跟着陪酒,最后自然要她在饭店流水账上签名。名字虽然是分分钟签下了,其实也就是作为凭证之用证明一下,结账时还要转个办公用品发票之类,她还得要签名,之后头头再一签字,财务才能走账。
  也就是说,平常没多大用处的“杨玉洁”这三个汉字,眼下,这才牛B兮兮地派上了用场。
  杨玉洁。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众化姓名,不要说问度娘,就是在洪林这个县级市某乡镇派出所户籍警电脑上扫一下,也能扫出一大把。大学四年,童鞋们数次取笑过她。有次同学生日派对,闺蜜劝她:趁早改了吧,这名字让人一看,爹妈就是个土鳖,将来往人才市场投档案,一看就是没爹可拼。你看咱班上,那些名字起得响亮的,个个奇葩得不行。比如说冯冰清,这名字超凡脱俗、卓而不群,同样一个姓名,家庭背景的天壤之别,能甩你N条大街。
  那天的冯冰清当场给予否定:咸吃萝卜淡操心。杨玉洁哪点不如你?奖学金助学金拿了个遍,还是团委书记,你名字起得风生水起,怎么没份?
  一席话,大家哈哈一乐。从那天起,杨玉洁认可了冯冰清的观点:路是走出来的,爹妈不能选择;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有头脑而且都是健全的,何必想着拼爹?只有自己挣的花起来才有成就感;再说了,“冰清玉洁”组合嘛,观念哪能沾上一丝杂质?当时,想到这里,杨玉洁脸上有了些潮红,心跳小有加速。到了大学毕业季,她才觉得当时自己这个想法有点OUT了,冯冰清有个省城厅官父亲罩着,地级市以下哪能留得住?没过年他就考进了省文明办。至于说那个考试是个什么形式,天晓得。杨玉洁也不去多想,何况这也轮不到她去想,她想到的是自己简历就是做得再精致,在洪林市人才市场那个发霉的柜子里,也只得享受一把东方巨人的睡狮待遇,要是没睡踏实的话,那就不知道能孵几窝小鸡仔啦……后来,杨玉洁想通了,只有通过考试谋份饭碗,管这只碗是铁的还是泥的,只要有张办公桌坐着日不晒雨不淋,有编制正式的那种倒不敢奢望,临时聘用的也只好将就着罢,你一介寒门学子,上的又不是“985”“211”大学,就是成了学霸又能蹦多高,认命吧。
  当年那场生日派对都成了遥远的梦了,要不是想起自己这个土了吧唧的名字,她哪有时间往这上面想?这半个月来,好端端的一个洪林市像是抽风似的。比如说这么一个县级市,根本没有资质办报纸电视广播之类的新闻媒体,可高瞻远瞩的头头脑脑们,早些年居然与夏渡市委宣传部达成仪式,电视租频道,报纸塞内刊,电台买节目,于是乎洪林市民满脑子嗡嗡的都是“文明创建”,如同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一般驱之不去挥之不散。她自己这么天累下来,好几次连以身殉职的心都有了。
  自去年始,洪林市提出“六城同创”设想,“三年打基础,两年见成效”什么的,还别说,年把下来,真的拿下了“两个城”的国字号。现在,国字号文明城市创建任务八字还没一撇,创建省级文明城的任务,如珠穆朗玛峰一样横亘在全市38万市民面前。作为城区一个办事处的事业编职员,她杨玉洁要做的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誓与创建共存亡,做好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愣神了分把钟,杨玉洁正要继续签名,没曾想,就有人来搬她这块砖了。
  
  二
  这次,是陪同市物业办的工作人员前往西林新村小区,督查文明创建工作。
  放下手机,还真有点自嘲:这以后,遇到西林新村物业小区的表格,签名时心里多少还有点底,毕竟曾经“接地气”了一回。
  西林新村小区物业经理是个中年女人,姓祝,两人也曾在有关会议上碰过面。这人长得还算有点气质,自我介绍姓氏时的第一句话,总喜欢来上一句“祝英台的祝”的那种自诩,当然也有人戏谑过她,是“祝家庄的祝”。祝英也不生气,给人还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笑靥,牙齿露出来绝对是标准的八颗,不多不少,那种分寸的拿捏非一日之功。杨玉洁一进小区,就迎面看到了她那璀璨的八颗牙齿,在“物业管理人员公示栏”的墙上,折射着上午八九点钟的太阳。
  那是小区的物业公司人员介绍窗。一身深蓝色职业女装的祝英经理,照片自然是摆放在最为醒目的位置。上个月,市物业办主任检查时就指示过要立即整改,小区物业公示窗,原本只有祝英一人照片,市文明办夏冰主任路过时,就这事还点了几句。祝英闻过则改。只是这次,窗口陈列的七八张物业人员照片,也就是祝英这张有模有样,其他的一个也不敢恭维。保安老马一脸的苦大仇深,清洁工老杨像是刚刚归案的小偷……
  杨玉洁寻思着,这些照片要不要从头再照一个,背后有了一声银铃般的问候。一回头,见到的正是从墙下走来的这八颗牙齿。打完招呼,祝英汇报说:他们几个都很忙,原来手机拍得都不像样,后来约了照相馆师傅上门服务,结果这些人“家穷人丑,一米四九”似的也没啥颜值,爹爹奶奶老样子,天生没脾气,拿他们没办法。
  潜在的意思里,祝英有点显摆自己“天生丽质”的资本。杨玉洁没往这上面延伸,她刚想吩咐几句,祝英却一拐弯,朝一侧绿化带里吆喝了几句。杨玉洁这才看见,厚厚的小区绿化带里,有个六十多岁的男子背着机器正削着树叶。时令进入初冬,小区绿化带种的多是景观树,一年四季绿绿的叶子,让业主们有了“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错觉。其实,这些树木也无须整齐划一,但夏冰这次做了统一要求,电视讲话时的那个样子凶巴巴的,因而各小区都在加班加点地赶进度,除了锯树清理之外,各楼道还要铲除小广告,清除陈旧奶箱、报刊箱,进行统一墙面涂刷,甚至是一些住户办喜事贴得还挺红火的对联,虽没招谁惹谁,也要统一“拿下”。
  从树叶里探出头的那个男子,一脸的枣核面相,杨玉洁就与公示栏上的保洁工老杨对上了。老杨发了牢骚:哪位头头说的?他脑子被狗啃了还是被驴踩了?每隔50米就要贴3张宣传画,那与商业小广告有什么两样?现在贴着倒好贴,以后哪个有本事揭下来?
  祝英连忙咳嗽了一声,老杨看见了她身后跟着的几位陌生人,脸上浮起了格式化的苦笑。祝英想支走他,忙吩咐道:赶紧的,喊上老马,你俩先挑选20户人家,省文明办检查组快到了,把这些人家先应急培训一下,保证不能出事。
  “杨干事,还有什么要求?”祝英突然性地来了句请示,杨玉洁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电话里她已经交待过了,这次选的20户人家,要事先交待好,确认他们的文明宣传员、法制讲解员、科普示范员等身份,做到不仅能讲得出来而且要讲出道道,还有的是要找准楼道与楼层,这些人家不能全部安排在一楼,这是多层小区没有电梯,适当也要安排几户五楼六楼的,要是检查组嫌楼上楼下的爬起来太累,不也等于是上级部门默许自己走了过场?当然了,那些楼道没有处理好的(如堆放自行车之类)住户,尽量不要安排……每栋楼里,要预备一两户能说会道的业主,就像9幢那个叫什么来着?
  “吉清明。”这回,祝英比电话里回答得还要自豪:小区老典型,半个新闻发言人。每次电视台和报社来采访,我们都把记者直接往他家带,效果保准错不了。
  吉清明没退休之前,是单位老先进。上个月,吉清明听说洪林市创下了两个国字号,一度还给“市长热线”打了褒奖电话,市文明办看到市长批示之后,想瞅个时机把吉清明作为“感动洪林”典型人物在媒体上宣扬,准备年底冲击夏渡市的“感动夏渡”十大人物或者是向更高级别的荣誉争取一下。
  夏渡市下辖五县一市三区,作为唯一一个县级市,洪林市对“国家文明城”创建工作极为重视,虽说眼下还只是争创省级文明城,但实际情况是你如果不创建省字号,哪有资格创建国字号?所以,即使不用夏冰来一招仙人指路,祝英也知道培养出吉清明这样的业主,在迎接省检这样的大型活动中所起的作用非同小可。家门口的渔塘,谁还不知道深浅?
  偏偏这次,吉清明说戗就戗了,问明了来意,连门都不让他们进,隔着窗户嚷开了:小祝啊小祝,亏你还是个经理,小小年纪就红口白牙乱胡言,竟然让我这个老头子掺乎弄虚作假,你们还不汲取教训?当年,我可是亲眼所见,一场共产风,遭的罪齐腰深,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祝英脸色变了,连忙把这几个人引到一边,悄悄地说了句,“这两天气候反常,老爷子闹心病了,稍等,我自有办法。”
  杨玉洁听她口气,心里信了几分。为配合这次迎接省文明办的例行检查,洪林市花了血本。省文明办要求各小区提供20家住户名单,以备随机抽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诸多内容的熟知程度,各物业小区开展了不是竞赛的竞赛,智慧频出八仙过海:有的送肥皂、毛巾、洗衣粉,有的承诺说小区验收过关后论功行赏免收半年物业费。一次会议上,夏冰还推广了某小区经验:各单位可抽调退休人员成立巡逻队日夜轮岗,佩戴红袖章巡视各家卫生责任区;青年人组织志愿者队,全天候上街巡逻。
  如此一来,洪林市的大街小巷,市民们常常会看到一批批戴着红袖章的队伍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有熟悉的路上撞见了,说话的神态鬼戚戚的,如同当年的地下党人员接头对暗号一般。
  祝英打了个电话,分把钟工夫,折过身来再次喊吉清明开门。如同变魔术一样,吉清明态度便来了个反转,“祝经理,还有这几位领导,刚才我没听明白。怎么想不通呢,还能老糊涂了不成?你想啊,关键是大家都这样搞,你若不这样搞,到头来还要返工,发不到奖金不说,弄不好还要倒扣钱,像我家小叶他们也跟在后面扣钱,不就是打个秋风嘛,何苦较真?”
  祝英忙笑着附和道,“吉伯伯,你这样想,我们小区都要像您老学习了。你看看她——”说完,把杨玉洁往前一推,“多么秀气一位小姑娘,为这事忙得连个男朋友都没时间谈……这次,她的实习期能不能过关,就靠您老这一句话了。”
  “我懂,这一大把岁数了,还能活回去了?”吉清明送他们几个出来,又加上了一句:“放心,祝经理,还不是老一套?不管上面来的是什么样的人,只要问到我,那就是五个字:尽往好的说。”
  “这就对了。”与吉清明道别之后,祝英的眼神向市物业办主任闪了一下,那里面有了种得瑟的神色。杨玉洁倒有了些纳闷,想解释一下自己的实习期早就过了。祝英看出来了,忙说:别当真,那是哄老人开心的,要不然——
  “不然什么?他还不是担心扣叶克彬的工资?叶克彬,是不是西城所的那个老叶?”冷不丁,跟在后面的市物业办主任问了一句。
  “就是那个叶所长,老吉的女婿。”祝英一笑:刚才,我让叶所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叶所也干脆,说这事包在他身上,这次迎检,他们一家几口全搭进去了,要是到头来闹一个吃力不讨好,扣掉的奖金加在一起,他们家还不是让人心疼的一笔数字?
  一说到电话,杨玉洁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一直是静音,别是办事处有什么事找不到自己,那就麻烦了。掏出了手机一看,上面果真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只是一个手机号,还是省城区号。再看,还有一条短信,也是这个号发来的:玉洁,这是你的手机么?过几天,我来夏渡看你,在吗?

南京一小区业主因对业委会不信任,上周去区维修基金使用受理中心查询,竟发现自己是“同意使用”的,笔迹却不是自己的!记者采访时,基金使用中心负责人坦承:他们只管基金在使用流程上是否合法合规,属于行政审核,而不作针对签名的真假进行真实性审核。该业主表示,将向基金管理中心递交申请调查报告,同时把小区业委会告上法庭。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宋南飞

读者投诉

我的签名被人伪造了

“我是中央门街道天正湖滨花园小区业主,我和家人从未在《使用房屋维修基金征询表》上签名同意使用维修基金,现任业委会提交给鼓楼区维修基金使用受理中心记者的文件涉嫌造假。”近日,扬子晚报接到该小区业主毛先生投诉称,今年4月业委会动用业主近500万元维修基金的事被业主喊停后,他觉得奇怪,动用物业维修基金的法律规定是十分严格的,必须要求小区全体业主中的2/3同意。而他不记得今年在哪份小区的报告上签过字也没接到过电话。

6月初毛先生带着房产证和身份证,来到位于云南北路上的“鼓楼区维修基金使用受理中心”,要求调阅天正湖滨小区物业维修基金使用材料。工作人员一番查找,他终于看到自家几套房产材料上的签名。不过那名字不是他签的!毛先生十分惊愕。

业委会

只管去告,并非我们伪造

毛先生回家后立即致电天正湖滨小区业委会主任孙明生。“你没签名我们也没帮你签,你去告吧!”面对孙明生如此态度,毛先生没敢懈怠立即走访几户邻居了解情况。一位邻居反映,今年春节后,接到天正物业公司短信平台发出的短信,大体是小区安防设施需要更换,需要动用大家的维修基金;另一位业主回忆,节后去物业取快递,前台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张表格请他签名,根本没时间去看,物业这名工作人员在一边强调:业主对于封闭大门期待已久,这是用大家的钱办大家的事。这位业主觉得有道理,就签了名。另一位业主告诉毛先生,今年他根本没签过小区业委会或物业公司送来的任何资料或文件。

显然,这几户邻居与毛先生一样,都是被业委会忽悠了,导致后来业委会必须按照维修办的管理程序,在小区公告栏公示维修基金近500万元的数额,其多数是用来安装监控系统设备,业主被激怒了。

中央门街道

业委会应该对此负责

最近几天,不断有天正湖滨小区的业主到鼓楼区维修基金中心查询。记者在中心就亲眼看到,4户业主来查询,除了一位“弃权”,另外三人都表示签名是伪造的。

“我们的职责是审核审批基金的使用流程是否合法合规,但对于业委会提交的业主意见是否真实,则没权力去调查。”该中心一位刘科长告诉记者,最近确实有不少天正湖滨的业主来查询签名是否属实。“中央门街道辖区商品房就有几万人,如果个个都来查,我们将无力承担!”刘科长坦承,基金在使用上存在“谁来审核签名的真实性”这个管理漏洞,而目前应该把关的是基层政府部门,如天正小区对应的是中央门街道。

记者近日来到中央门街道物业办。一位牵头该小区的工作人员表示:“几百户业主,我们怎么可能一户户去核实?”他说,业委会就是保证签名真实有效的主体,他们应该负责每户业主的签名,像毛先生这样被造假行为,应该由业委会负责。

律师观点

如果冒用业主签名 涉嫌严重违法

“根据物权法等相关规定,业委会让物业公司出面履行自己的职责,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和责任,这是程序上违规;维修基金使用非常严格,必须超过全体业主中2/3有效签名,代签造假现象如此普及,已经违法啦!”记者昨天采访了房地产专业律师张某纬。他透露自己也去鼓楼区维修基金中心了解过情况,与记者的采访一致。他认为,既然签名真实性的核准没有在法律上被赋予具体部门,那么根据相关法律和法规,街道政府部门作为第三方应该出面调查核实。眼下街道让业委会核实,涉嫌“乱作为”,业主的权益完全不能保障了。

记者昨天从该小区获悉,根据相关的法律规定,6月8日,20%业主联名递交了申请——要求街道出面召开业主大会,核心就是罢免业委会全体成员。13日下午,街道给业主代表如此回复:请业委会核实20%业主的有效信息,再召开业主大会。对此,张律师表示:两方面有矛盾,让其中一方核实另一方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是个傻子都知道不该这么做。

发起业主大会的一位业主告诉记者:昨天上午业委会也书面回复了他们:“我们将在相应时间内,逐一核对20%业主的产权证和相关信息,再决定是否召开业主大会。”她说,这是想通过旷日持久磨时间的战术与全体业主死扛到底。

毛先生昨天傍晚致电记者:如果自己的签名被坐实造假,那么业委会递交的维修基金动议将在法律上不得通过:别看这400多平米的面积,他不同意,业委会就达不到“面积超过2/3”的法规硬杠杠。为此,毛先生已委托律师向有关部门递交申请,启动对天正湖滨业委会全体成员的司法程序。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随风而去,要状告业主委员会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